17984,17254

韓復榘與西北軍 (上下冊)

韓復榘與西北軍 (上下冊)

您的評分:


出版日期:2012/12/28
出版:思行文化
作者:思行文化
語言:繁體中文(台灣)
頁數:1394
產品類型:電子書
檔案格式:PDF(適合平板)

零售

)檢舉
免費試閱
嵌入閱讀器至您的網頁

內容簡介

民初一代梟雄的重建─韓復榘與西北軍(上、下冊)

韓復榘是民國史上最有爭議的人物之一。他是道地的中國北方漢子,身高一百八十公分左右,略瘦,卻很健壯。他是名優秀的軍人,帶兵打仗是他的天職,曾是馮玉祥、蔣中正的愛將。他的悲劇在於沒有把握好自己的角色,在許多時候顯得驕傲、剛愎自用,最後引起蔣中正下令暗殺,從此結束他戎馬倥傯、戰績輝煌的一生。

本書作者為韓復榘之孫,他以史實為依據、拋開任何意識形態,純粹以人性的視角再現韓復渠先生「不怕死,不愛錢」─率性自由、不屑隨波逐流的獨立人格,並推翻在民間以訛傳訛的笑話及錯誤的史料記載,逐步重建更真實、更有血有肉的韓復榘。

章節目錄

上冊
1 身世與家事 2 二十镇與馮玉祥 3 辛亥凜州起義
4 再赴戎行 5 十六混成旅 6 入川作戰
7 討伐張勛 8 武穴屯兵 9 常德練兵
10 困頓豫南 11 騎兵團長 12 南苑練兵
13 四十三團 14 北京政變 15 第一旅長
16 赴日觀操 17 第一師長 18 天津戰役
19 拱衛京畿 20 退守南口 21 晉北大戰
22 一度投晉 23 倦鳥歸巢 24 塞外行
25 平叛與困惑 26 兵出潼關 27 討靳之役
28 蘭封大戰 29 徐州會戰 30 彰德大戰
31 首佔北京 32 鮑旅事件 33 芥蒂猶存
34 封疆釋兵權 35 督師武勝關 36 山雨欲來
37 甘棠東進 38 黑石關下 39 重返中原
40 二度主豫 41 讨唐之役

下冊
42 扣閻未遂 43 大戰初起 44 鏖兵津浦
45 苦戰膠濟 46 西北軍解體 47 山東省府
48 省府参議 49第三路軍(一) 50第三路軍(二)
51民國軍 聯莊會 52其人其事 53 澄清吏治
54 治軍 带兵 55 經濟 文化 教育 56 剿匪 審案 賑災
57 劉黑七 張黑臉 58 借重梁漱溟 59 收容石友三
60 張宗昌之死 61 驅逐劉珍年 62 濟南 泰山
63 濟南 南京 64 濟南 北平 65 濟南 成都
66 西安事變 67 對日關係 68“七七”事變
69 鲁北抗戰 70 隔河對峙 71 開封事變
72 托體雞公山 73 结 局


【封底文案】

民初一代梟雄的重建─韓復榘與西北軍(上、下冊)

韓復榘是民國史上最有爭議的人物之一。他是道地的中國北方漢子,身高一百八十公分左右,略瘦,卻很健壯。他是名優秀的軍人,帶兵打仗是他的天職,曾是馮玉祥、蔣中正的愛將。他的悲劇在於沒有把握好自己的角色,在許多時候顯得驕傲、剛愎自用,最後引起蔣中正下令暗殺,從此結束他戎馬倥傯、戰績輝煌的一生。

本書作者為韓復榘之孫,他以史實為依據、拋開任何意識形態,純粹以人性的視角再現韓復渠先生「不怕死,不愛錢」─率性自由、不屑隨波逐流的獨立人格,並推翻在民間以訛傳訛的笑話及錯誤的史料記載,逐步重建更真實、更有血有肉的韓復榘。

【內容試閱】
52 其人其事

韓復榘出生在河北省霸州,是一個典型的中國北方漢子,身高一米八 ○左右,略瘦,卻很健壯;皮膚白皙,當年在湖南沅江中游泳,袍澤戲稱之「浪裡白條」〈《水滸傳》中梁山水軍頭領張順的綽號〉;李宗仁對韓的第一眼印象不是預料中的赳赳武夫,而是「白面書生」;或坐或立,永遠是挺胸收腹,軍姿挺拔;剃光頭,幾十年如一日;兩眼細長,又總是瞇縫著,往往在不經意中流露出一絲輕蔑的目光:鼻樑高且直,下邊是一道烏黑的短鬚,簡約而醒目;嘴唇總是閉得緊緊的,嘴角微微下垂,更顯冷峻、堅忍。復榘從來就不是戲說中的那種喳喳呼呼、張牙舞爪的魯莽軍人,相反,他表情刻板,不苟言笑,幾乎沒有任何肢體語言。他說話一急,便有些口吃,因此,他說話很慢、很簡短,但語氣卻很堅定,斬釘截鐵,不容置疑。他與人談話,從不夸夸其談,大多時間是在默默地聽,很少插嘴,兩眼逼視著對方,臉上毫無表情,令人莫測。他出身書香門第,自幼受過良好教育,說話從不帶粗口,即使發脾氣罵人,也是如此。

韓復榘擔任省主席後,依然保持老西北軍的簡樸傳統。他平時穿一身灰布軍裝,白布襪,黑布鞋,與士兵的區別僅在於不打綁腿,只有在閱兵或謁見蔣介石、馮玉祥時才認真打上綁腿,這時再看上去簡直就是一個大兵。韓若是去南京或北平開會,會正式一點,換上黃呢軍裝或長袍。韓當過騎兵團長,平時又酷愛騎馬,但他從不穿長筒皮靴。韓晉升二級上將後,南京方面發給他一套金碧輝煌的軍禮服,裝在一個很考究的箱子裡,他一次也沒穿過,連著裝照也沒有。他之所以如此,並非出於簡樸,而是覺得穿上這樣一套行頭像舞臺上的戲子,很滑稽。韓從來不戴任何勳章、獎章,也並非出於謙虛,倒是因為自負:他自度既往戰功彪炳,盡人皆知,無須戴那些小零碎兒來炫耀。

韓復榘吃飯很隨便,平時在辦公室單獨用飯,每餐兩菜一湯,都很平常。韓是北方人,愛吃麵食,如餃子、烙餅之類,那就更簡單了。

韓復榘的夫人、子女及家庭教師在東大樓吃飯,每餐四菜一湯,基本上都是豬肉、牛羊肉及時令菜蔬,很少有山珍海味。一次,韓帶次子去青島,青島市長沈鴻烈設宴招待,席上有一道著名的魯菜「紅燒魚翅」。韓次子時年十歲,沒見過,更沒吃過魚翅,忍不住問父親:「那一根根細細的是什麼東西?」滿座哄堂大笑,韓的臉都紅了。

韓復榘出行一般是乘汽車,如果不出濟南市範圍,更喜歡騎自行車。有一陣他迷上了摩托車,經常帶幾個衛士騎摩托車去離濟南遠一點的地方。韓從來不乘人力車和轎子,爬泰山也是自己一步步蹬上去。他認為世界上最不平等的事莫過於人拉人、人抬人。

韓復榘的辦公室設在省府大院五鳳樓的一層。韓次子韓子華撰文曰:「我父親的辦公室設在舊巡撫大堂的後邊,原名『五鳳樓』,共兩層,樓上空無人居,傳說有狐仙出沒。我曾上去『探險』,空蕩蕩的,滿地塵土,有許多蝙蝠飛來飛去,卻有點滲人。

早年,袁世凱的母親曾居住五鳳樓。袁次子袁克文在其遺作(洹上私乘)中曾述及此樓:「山東撫署有樓七楹,諺曰『五鳳』,居內院之中。先祖母寢息其下,日扃樓門不使人登,惟逐晨命一嫗捧酒果數事啟而獻之,及夕復入,持空器下。余怪而詰之,嫗輒笑不答。一日,余躡其後,從之登樓,比其覺而回顧,余已入室矣。游目四顧,幽靜無塵,軒然一室,惟置榻幾數事而已。榻上衾枕咸備,若有人居,幾陳樽箸,餘瀝尚溫。嫗以酒果置幾上,亟牽余下,至梯半,聞上有步履聲。余尤心詫,後詰嫗其上為誰,嫗亟揮手禁余勿言。比下及地,群責余不應從登,且誡後勿再往,余時幼小,終不解其故也。先祖母喜聽鼓詞,日招二瞽者彈歌於窗下,余自塾歸,亦往聽之。一日,亭中侍先祖母餐罷,退至外室,坐案上聽瞽人歌。案對前戶,戶外即中堂,堂後偏左門通後院,右門接層梯。忽見一嫗自左門入,轉入右門,陟級而上,履之有聲,其人衣月白色布衣,審之,似吾家王嫗,遙呼不應,乃矚而待之,時余左右無一人在。俄爾王嫗自外至,余詫問曰:『頃見汝登樓,未見汝下,胡又來自外耶?』王嫗曰:『余甫自外間返,蹬樓者非我也。』余曰:『確見蹬樓者為汝,誠奇也!』王嫗亦曰奇,乃就梯上窺,扉扃如故,且加鍵焉,梯下更無他戶,人竟杳然,豈不翼而飛耶?疾奔告先祖母。先祖母笑曰:『此仙也,日進酒果者,即供養之也。酒果朝獻,夕則空矣。幾榻衾枕不需人拂拭,自無纖塵;或有疾禱之,無不瘳。雖居我室上,從不我擾,故我亦奉之惟謹,汝勿妄言而招尤也。』余聞之,疑始釋。」袁二公子在這裡給我們講了一段聊齋故事。

韓復榘的辦公室在樓下,中間是過堂屋,有後門通往後花園,西面兩間是機要室和警衛人員值班室;東面兩間是是韓的辦公室和臥室。辦公室內順南牆擺一套沙發;屋中間有一張圓桌,圍著四把椅子;靠東牆有一張中式硬木書桌,即是韓的辦公桌,韓每天就坐在桌後一把圈手轉椅上辦公。轉椅背後靠牆有一排書架,上面散放著一些線裝書、西裝書和文牘。韓喜歡用毛筆,書桌上只擺著四樣東西:一個大硯臺、一個大銅墨水匣、一個大筆筒和一對銅鎮尺。筆筒內插著十幾管毛筆、幾隻鉛筆和鋼筆。其中有一隻鋼筆比較大,樣子也有點怪,原來是一隻鋼筆手槍,裡邊只能裝一粒子彈,殺傷力很有限,韓留在身邊只是為了好玩。辦公室牆上掛著一幅中堂和一幅畫。中堂上書于謙頌(石灰詩):「千錘萬鑿出深山,烈火焚燒若等閒,粉身碎骨渾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間。」字體古樸遒勁,不知何人所書。韓極欣賞此詩,並以此自勉。那幅畫很大,是岳飛全身像,端坐瓷礅,儒生打扮。當時的中國軍人無不希望成為一名儒將。辦公室的裡間是韓的臥室,裡邊有一張掛蚊帳的單人木床、一個中式衣櫃和一套沙發,除此再沒有其他家具。牆上懸掛一幅畫,畫的是「關羽夜讀春秋圖」,仍是一派儒將風度。景仰關岳是中國舊時軍人的傳統。另面牆上掛著一枝捷克造雙筒獵槍,是張學良送他的禮物。蚊帳架上掛著一柄裝飾古雅的寶劍。韓並非用這些東西防身,只是賞玩而已。韓平時身上從不帶任何武器。

有人以為行伍出身的韓復榘只是一介武夫,略通文墨而已,其實這是一種很大的誤解。韓出身耕讀之家,其父韓靜源是一位秀才,以教私塾為業。韓自幼隨父在塾刻苦讀書多年,對儒家的典籍有很紮實的根基,參軍後南征北戰,戎馬倥惚,但仍保持良好的讀書習慣。韓主魯期間,山東省政府諮議、著名學者沙明遠經常為韓講經書、史書,如《易經》、《左傳》等。

梁漱溟對韓復榘的評價是:「韓復榘作戰勇敢,又比較有文化,方深得馮玉祥的的重用和信任,一步步提拔,而成為馮手下的一員大將。」「他對儒家哲學極為讚賞,且讀過一些孔孟理學之作,並非完全一介武夫。」
在山東多年從事文史研究的紀慧亭老人斷言:「韓復榘並非老粗,當屬於舊知識份子範疇。」當代山東著名學者、教育家徐北文撰文稱:「韓復榘在西北軍以能詩文、擅書法發跡。他在山東主政後,把一些術士、僧道統統趕出衙門,並重用何思源、梁漱溟、趙太侔等西新派文人。韓與張宗昌的不同,是由於文野之分。至於韓復榘在民間傳說中已成為粗魯無知的軍閥典型,其實不確,筆者幼年時,曾瞻望其丰采,頗有老儒風範,其詩亦合平仄,通順可讀。」

飽經歷史滄桑的百歲老人、時任國民政府軍委會官員陸立之於一九九四年在其著作中,回憶他與韓復榘會面時的情景:「筆者於一九三六年夏季,奉南京『國民政府軍委會國民軍事教育處』派遣,到濟南主辦『山東高中以上學生暑期集訓班』,因此與韓復榘有多次接觸。憑我個人觀察,根據其待人接物的各種姿態,其談吐表白,其心態流露,我認為韓是一個不平凡的人。」
「有一天,韓忽邀我赴宴,這是一次奇特的酒宴,不僅形式上特殊,而且是韓復榘著意安排的一次宣講會,不重酒食,倒有些類似西方人的餐間會談。飲宴中韓復榘不再木訥,而是侃侃談笑,表露了他淵博的知識,使我當時就感到世人是誤解了他。這次宴會的奇特處是:兩桌酒席,一桌設在韓的起居室內,只有韓復榘、孔祥榕(黃河水利委員會委員長)、方覺慧(中央監察院派駐山東監察使、元史學家)、陸夢衣(作者)四人入席。另一席設在房門外的廳口,有省政府的秘書長、民、財、建、教四位廳長及一位機要秘書入座。當時張秘書長與教育廳長何思源等舉杯祝酒時,只停在門檻外,不再入室,這是我未曾見過的奇特方式。再一令人驚奇的不是美酒珍饈,而是聆聽韓復榘的娓娓高論,這有些像新聞發布會或是什麼雄辯會。韓復榘的放言毫飲,談鋒犀利,似在表白其心胸坦蕩,是個知書達理的人。他面對方覺慧談論元代史,不僅評說了成吉思汗的黷武主義功罪,竟也背誦了元好問的絕句,似又意有所指。絕句是:『漢謠魏什久紛紜,正體無人與細論。誰是詩中疏鑿手?暫教涇渭各清渾。』韓復榘借酒論詩是宣泄著什麼?恰又是面對正在撰寫《新元史》的監察使,這可說是妙語雙關,在當時的國民黨所謂『儒將』中,很難覓到第二人。其次,韓復榘與孔祥榕評論《水經》,詼諧幽默。孔體胖善飲,揮汗不止。韓風趣地說:『您在治黃之前,先得治您這一身水。《水經》一書,連隋唐漢晉誰人所撰都搞不清,就不足為本。』這番話出語不俗,又顯露韓復榘博古通今,並非一莽莽武夫。」「我從濟南回南京前,韓復榘表示惜別,親自題上下款,臨時贈送了一張照片給我。當時他懸腕振筆,恭正地寫了兩行遒勁的楷字,我又看到了韓復榘的書法也有功底。」
陸立之對韓復榘總的印象是:「韓復榘胸有韜略,機智過人,遠非一般傳說韓僅是『略通文墨』之輩。」

作者介紹

韓宗喆,1943年生於北京,1966年畢業於蘭州醫學院,內科主任醫師,韓復榘之孫。現退休,曾任職於煤炭醫學院,擔任教學與臨床工作。曾在《檔案與史學》、《文史精華》、《聯合日報》、《星島日報》(美國版)、《國際日報》(美國)等國內外報刊發表相關文章。

留言Facebook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