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913,125398

當鬼島的未來只有毀滅一途時,這本書能救你!

洞穴男孩首部曲《朋友》

洞穴男孩首部曲《朋友》

您的評分:


出版日期:2018/07/13
出版:家政夫的悄悄話
作者:皇棺
語言:繁體中文(台灣)
頁數:100
產品類型:電子書
檔案格式:PDF(適合平板) / EPUB(適合手機)

現折 NT$ 62
閱讀閱省狂歡69折

零售
)檢舉
免費試閱
嵌入閱讀器至您的網頁

內容簡介

「我只記得窗框內的玻璃像張畫布,彷彿某位畫者突然崩潰,揮舞鉛筆、刀片自四面八方折磨它,然後有『嘎嘎...喫喫…』的尖銳聲刺進腦袋,」男孩身軀縮捲、抽蓄,彷彿被人拿著榔頭不停往腦袋敲,眼淚、鼻涕、口水全攪和在一塊兒。「怪…物…怪物復活了...復活了…」

玩具店老闆亞伯收養了三個孩子,十八歲的“花朗”是名身手矯健的賊;十五歲的金髮宅男綽號“滑鼠”,是名疑心病重,自私自利的3C控;“青兒”則是個充滿正義感,脾氣火爆的十四歲少女。

「醒醒!醒醒!」花朗正想盡辦法,叫醒坐倒在玩具店中的十一歲男孩。「喂!那只是場地震,不是哥吉拉噴屎放屁,也不是白堊紀恐龍撞破護欄,從侏儸紀公園蹦出來好嗎?那都只是編劇家的幻想,這個世界上根本沒有怪物,」花朗收回掐在男孩肩膀上的手,聲音突然變小。「除了人類自己之外,再也沒有更可怕的生物了!」

「抱歉,我們只是想買根棒棒糖,」十一歲男孩低沉著頭,一手牽住弟弟,一手瘋狂的往臉頰鼻樑上抹,擦乾淨唾液。

「哈哈!果然是毛沒長齊的膽小鬼,光是場地震就把你們嚇成這樣,」滑鼠舉起從廢五金行撿回來,花了好大工夫才修理完畢的舊電腦,一邊撫摸方才讓地震跌在地上的黑殼,一邊嘲笑兄弟倆。

「還不趕快連上網路,看鬼島究竟發生了什麼事?!」花朗瞪完滑鼠之後,轉頭。「別理他,你們叫什麼名字?」

「我爸都喊我“烏鴉”,而他則是英文數字“SIX”。」

五個年輕孩子的冒險故事,在強烈地震扯裂鬼島之後展開……

歡迎來到西元2028年,這是一個徹底實現廣告台詞『科技始終來自於人性』的世代,自從人造病毒“顆粒”傳染開來之後,校園便成了你咬我啃的活屍戰場,因此鬼島政府下令關閉所有教育機構,改把那些精力旺盛的孩子們送入虛擬世界,讓他們每天除了吃飯、睡覺、蹲馬桶的時間外,都沉溺在名為“洞穴”的遊戲中,這款遊戲的特色是:

一、 關卡能被玩家無限延伸,發揮創意重新建造。
二、 可將打怪、奪寶所掙得的虛擬報酬兌換成錢,購買現實生活中的一切。

因此這些足不出戶的孩子們,便只顧著追逐洞穴中的偉大成就,寧可花錢購買昂貴的虛擬道具送給同伴,也不願意施捨半點便當盒裡的肉渣,給餓慘仆倒在馬路旁乞討的活人。

但這樣的社會現象並不令政府高層感到頭痛,因為只要年輕人快樂,政局就能穩定,至於那些四、五、六十歲的成年人,老早就被紛亂的價值觀、工作折磨得唯唯諾諾,只剩下一些自稱與神同在的教會團體,在倡導認罪悔改和早已淘汰的舊文化。

「哼!派些Monkey EYES〈微型電子機器人〉盯住他們就好,牧師又怎麼樣?!難道就不怕私生活曝光?超然聖潔,毫無瑕疵?都不會偷偷摸摸看A片?自慰?」某位政府官員在檢討社會現象的會議中,嗤牙裂嘴咆嘯。

「你們既然選擇透過大數據的智慧來管理國家,任命我們這群AI協助達成人類與地球和平共存的使命,就應該深思接下來所聽見的話,」接續剛才AI機器人發言的女性官員,以十分自然的方式舉起手肘,分開手指梳動瀏海。「截至目前,病毒顆粒還無法根治,只能仰賴注射的方式延緩病態,所以我們仍然建議,必須再次拋開人性中的同理心與憐憫,專注在自己的家人、朋友身上,為他們多積存一些藥物,與確定來源健康,未受核災污染的糧食,」

第三具AI軀殼張開嘴巴。「人類終究難逃自己所闖的禍,你們可以自己分辨,在虛擬世界中快快樂樂病死,與逃離“洞穴”成天憂慮這個,憂慮那個的活著,哪樣比較辛苦?在大數據看來,早死晚死並沒有分別,也沒有誰特別殘忍,或泯滅良知這回事,」

以上的這段紀錄畫面,是幾年前滑鼠透過網路,從政府內部偷出來的,而這也令他與花朗、青兒,從被飼養在洞穴的狀態中徹底醒悟過來。當花朗看著長期使用體感裝置,連地震或怪物出沒都無法分辨的兄弟倆時,決定要以大哥哥、夥伴的姿態照顧他們。

這場地震連帶激起的現象並不單純,因為當男孩們從玩具店走出去,馬路上、店家中竟然半個人影也無,甚至連追撞成夾心餅乾,倒插在柏油路坑中的交通工具內,也都乾乾淨淨毫無血跡,正當大夥覺得困惑時,亞伯與AI機器人在幾條街外的寺廟前,找到了養女青兒,並把昏迷不醒的她抱回來。

「你們也發現了嗎?所有的人都消失蒸發了…」亞伯說。

接著,滑鼠從網路上搜尋到地震當時,鬼島居民瘋狂湧入寺廟地下室的影片…
以解決人口老化為理由,將新生胎兒當成寵物,飼養在巨大密室中的政府醜聞被發現…
花朗和烏鴉前往寺廟查探,遭到活屍、AI機械人追殺…

孩子們發現,寺廟地下室裡飼養了三瓶鬼怪:

一、 黑娃娃,是剛出生就讓母親扔掉的嬰兒。
二、 老婆婆,是讓兒女撇下的枯死婦人,天生潔癖,對血、蚊子、壁虎、蟑螂…等等生物,非常討厭。
三、 硃砂玉,是枚給古代皇帝陪葬時,套在手指頭上的戒指,牠酷愛研究建築、迷宮、機關,因此在寺廟底下打造出巨大墓塚。

烏鴉在這場天災人禍的夾擊下,被迫重新認識血肉模糊、死亡、生命…等等,遊戲中稀鬆平常的字,並很願意跟著這群被國家視為亂源、廢柴的邊緣青少年,從鬼怪手中救回居民,但代價是…背叛!

「記得!要把青兒帶來,帶到寺廟的地下室,」老婆婆說。

「地下…室…不,她是我朋友的朋友…」烏鴉抗議。

「你確定只是朋友?她可是花朗喜歡的女孩啊!如果花朗曉得曾經有個男孩,賞玩過青兒的身體,眼睛鼻子近得幾乎吻到肚臍…天啊!我真不敢奢望他還會繼續把你當成朋友,」老婆婆半哭半笑。

背叛的方式有很多種,有令人感到厭惡的『毀滅型』,是直接利用好友的信任將其推入死坑,交上這種朋友的人,十個有八個人格會遭到扭曲,無法再與人正常相處,但也有另外一種背叛『內傷型』,就是為了對方的好處,寧願自己背負萬世臭名。

烏鴉選擇將兩種背叛『毀滅型、內傷型』都套用在自己身上,他絕口不提真相,靠著機智,將伙伴們的喜、怒、哀、樂當成棋子與三鬼對抗,最後終於獲得逃離墓塚的機會,但萬萬沒想到自己的弟弟竟然……

在矮小的弟弟心目中,哥哥永遠是既崇高又偉大的模範,因此烏鴉在皇城中的背叛行為,便一點一滴成了養分灌溉SIX,加上三鬼中最擅長搧風點火的老婆婆,適時引誘、蠱惑,使得從小只知道打怪,生活在虛擬世界裡的SIX逐漸淪陷。

當所有人汲汲營營逃出墓塚時,SIX選擇留下,甚至發誓要將青兒抓回來,完成最一開始老婆婆口中的造神計畫。SIX的價值觀是,只要能殺死高高在上的神,就能漠視大自然的法則,在彈指之間發生奇蹟,讓病態的地球不用付出任何代價就能重生,人間也不再有眼淚、犯罪、死亡,更也不會有執行審判的神命令末日降臨。

此時,烏鴉、花朗、滑鼠、青兒已經返抵鬼島,政府的救援單位也恰巧進入災區,修復地震後的各種破壞,但這群擁有高科技資源的大人,立刻成了SIX對付的活靶,面對這位經常繞在腳邊,既單純又可愛弟弟的改變,四名青少年將以何種情緒面對?救之?殺之?

在意見紛歧的爭鬧下,最終的決定竟是……

留言Facebook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