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692,109788

台北捌玖零

台北捌玖零

您的評分:


出版日期:2017/06/20
出版:大雁文化 / 啟動文化
作者:米果
語言:繁體中文(台灣)
頁數:111
產品類型:電子書
檔案格式:EPUB(適合手機)

零售
原價 NT$ 280 元

零售
)檢舉
免費試閱
嵌入閱讀器至您的網頁

內容簡介

人生啊,一直消失卻不斷記得,
回想中興百貨、獅子林、東京愛情故事、悲情城市……
像去了一趟前世又返回今生一樣,內心有種淡淡卻無法明講的哀傷。

  一九八○至一九九○年代,淡水、九份仍安靜美好,信義區的地平線上還沒冒出五星級酒店和誠品書店。

  那時台北沒有捷運、到處都在挖路和塞車;銀行剛裝設ATM,股市飆到一萬二千點又跌到二千多一點;我們仍用56K數據機撥接上網,沒有臉書,隨身帶著 BB Call……

  不過二、三十年,有些地方起了高樓,有些地方關了書店,找回當年,是否只是奢侈的想望?

  米果在這個年代從台南到台北念書,她娓娓道來,時尚流行的聖地,如何從士林夜市轉移到西門町;而後成為上班族,領薪水的那一天,一定要去逛中興百貨!(當然只買得起旁邊的路邊攤)

  唱KTV沒有服務鈴、沒有卡歌鍵,點歌時都要有完唱的膽識,男生唱得起王傑,女生唱得起張清芳,都算狠角色。男女對唱就是〈傷心酒店〉,女女對唱就是〈這些日子以來〉。點〈Men’s Talk〉的時候就會變成大合唱……

  當然,還有莉香和完治的《東京愛情故事》,你也是看了這部日劇之後,開始學日文的嗎?
  或許,你在公車票亭買過《老夫子》《電視週刊》和《皇冠雜誌》,
  在蔡依林的〈我呸〉之前,就喜歡夏宇/李格弟的〈甜蜜的復仇〉,
  或是,有人逛完獅子林和來來百貨之後,一定會去吃謝謝魷魚羹嗎?
  還是你也在長春戲院看了北野武的《菊次郎的夏天》?

  跟著米果穿梭時空,不是反對新的建築抹去落後凋零的美意,只是害怕舊的風景不斷消失,連帶的記憶也就模糊了,
  如何回想都覺得吃力,那可就寂寞了……

  因為,那些年在台北的生活啊,都已經寫成美好的人生了。

章節目錄

【自序】寫在台北捌玖零之前
關於時髦、便利、一點點的念舊,很多的遺忘和無情,我的性格堆砌成台北脾氣的一小個碎片,而台北的脾氣也就慢慢滲透到我的骨子裡……

一、台北車站前方有噴水池
小舅幹嘛買房買在「田中央」?但誰會料到,幾十年經過,那公寓後方有了市民大道,側邊是松菸文創,黑黝黝的不曉得是田還是荒地的街路,是現在的忠孝東路三、四段,再過一個街口就是信義區,地平線冒出好多棟百貨公司、五星級旅館外加誠品書店。

二、回不去的淡水小鎮
那時的淡水,名符其實的小鎮,假日雖有觀光客,但多數租協力車往淡海吹風。渡船頭只有一個蝦捲攤,也只有一家魚丸湯,半坪屋的米粉湯與糯米腸當時就有,酸梅湯或霜淇淋還未出現。

三、士林啊~曾經的新天堂樂園
等到士林陽明戲院拆了,等到那些庶民吃食消費的攤子變成觀光客擁擠朝聖的殿堂,等到台北各校學生在那裡踩踏時尚流行的青春特調風味淡去之後,我從那個戲院二樓放映室小窗口窺見的士林種種,是不是就劃下休止符了呢?

四、台北有個西門町
搭乘北淡線火車,從第六月台穿越空橋,從忠孝西路前站出來,走一些小巷弄,走進連棟的中華商場,聽著建中、景美、成功、附中、板中的台北同學誇耀他們以前在哪裡買尖頭鞋、哪裡修改制服褲腳裙長、哪裡溜冰……

五、那年坐在淡水長堤一起讀的詩
以前很愛傍晚的時候在校園走來走去,湊足幾部摩托車,就結伴下山追夕陽,一路追到淡海,也沒有手機可以拍照打卡上傳網路,純粹就是用力把那夕照景色寫入記憶。

六、在安靜的永康街散步
雖然鼎泰豐很有名,但是路過鼎泰豐往往是因為要去吃隔壁義美的霜淇淋;雖然畢業照的熱門推薦是公館的「老二」,不過永康街的「久明攝影」也有一派擁護者……

七、公車票亭,曾經的路旁魔法屋
我倚賴票亭販售的零嘴點心或飲料,有了流浪途中被療癒撫慰的溫暖。或一顆茶葉蛋,或那種紅色塑膠紙包起來的四方薄片豆干,或靠著票亭小小屋簷躲雨,或歲末寒冷的冬夜,買了隔年全新的日曆掛軸……路旁的公車票亭,全面引退,到底是哪一年的事情啊!

八、領薪水那天,要去中興百貨
那時的中興百貨特別「潮」,從每季發表的電視形象廣告,到報紙滿版的平面廣告,從店內櫥窗設計,到那些假掰饒舌到讓人想要趴下來膜拜的廣告文案。廣告意境未必理解,但風格模仿變成憧憬的催化劑,就好像當時嚼幾下司迪麥口香糖,就硬是比青箭黃箭來得爽快一樣。

九、忠孝東路走九年
常常跟朋友約在「頂好」碰面,很愛去「龍門商場」逛那些坪數拘謹卻充滿驚奇的小店,那裡曾經有過「新學友書局」,對面的「愛群商場」集中了賣行李箱的商家,人生第一個大行李箱就是從那裡的地下樓拖回家的。

十、擠在公車裡的紅燈倒數歲月
我搭乘台北公車通勤的歲月,恰好跟興建捷運的交通黑暗期,有相當程度的重疊。
士林到東區,沒有一百分鐘大概不善罷干休,現在搭高鐵都可以從台北到台南了。

十一、在老派KTV唱著王傑的歌
房內沒有服務鈴,好像要打內線電話請服務生來取單子。亦無切歌鍵,也沒有調key的選項,敢選什麼歌,就要有「完唱」的能力或膽識。男生唱得起王傑,女生唱得起張清芳,都算狠角色。

十二、股市上萬點的Taipei City
中午收盤之後,下午茶吃到飽的餐廳就爆滿,號子一家一家開,賣魚翅鮑魚的高檔餐廳冒出來的速度媲美雨後春筍……那時最熱門的愛情誓約莫是類似台股上兩萬點就結婚吧,親愛的。

十三、在台北相遇又離別的誠品與金石堂
人生初次相遇的誠品書店,位在仁愛路圓環邊,靠近雙聖冰淇淋的那一側。比較像是畫廊,或是藝術氣息很濃的某類書籍專賣店。相較於金石堂,誠品的賣場設計更……更什麼呢?我想,是更「文青」吧!金石堂是直木賞,誠品是芥川賞。

十四、民生社區的小小時光碎片
幾年之後,富錦街變得好浪漫,新東街的菜市場還是很熱鬧,侯門小館生意依然很好,金石堂離開了,溫娣漢堡也不見了,麥當勞仍然是路口兩層樓的小小面積……

十五、方展博和莉香、完治相伴的信義路尾
錄影帶出租店早就不見了,不管是鈴木保奈美還是菊池桃子、安田成美、還是淺野溫子,都開始演傑尼斯藝人的媽了。而劉青雲還是會跟妻子郭藹明手牽手來參加金馬獎。每次我經過松山路,彷彿看到當時熱愛日劇與港劇的自己,從錄影帶店走出來,去了宮廟旁邊坐下來吃一盤麻油熱炒腰花……

十六、艋舺是一盞昏黃的燈
離開龍山寺之後,一群人跑去華西街看殺蛇,最後決定闖一下紅燈區「見學」,男生站內圈,女生站外圍,早先流傳的耳語,說那點著紅色燈泡的門裡隨手一拉,落單的男生很難抽身。
總算走進去之後,一位倚在店門口的中年阿姨看到我們,似乎很開心,立刻大叫,「同學,補習下課了喔?」

十七、他們走過的大稻埕
想起二二八與白色恐怖當時的大稻埕肅殺氛圍,想起八零年代之前的紡織業榮景,不同年代不同世代穿著西裝的男人們在這裡談生意、應酬吃酒家菜、文人在此吟詩,聽藝妲唱南管小曲,或有大商行以此地的老厝起家,後來成就大事業。

十八、悲情城市與九份金瓜石的些許舊事
《悲情城市》上映時,同事猛然想起,電影拍攝的那段日子,劇組就在她家豬肉攤前的空地擺桌搭伙,她母親好似辦桌一樣每日供餐,家裡的阿嬤還客串臨時演員,演了黑道「紅猴」的媽媽……

十九、陸橋窗邊的南京東路可安好
陸橋底下往東走,幾條路交會的圓環邊,一家賣滷肉飯和羹湯的店面好像叫做半桶水,再過街,就是饒河夜市。若是出門往西走,珍珠戲院專門放映二輪電影,再走幾步就是傳聞劉德華投資的影城,那裡尚有幾分時髦趣味,據說開幕的時候,劉德華前來剪綵,影城幾乎擠到爆。

二十、那些長春戲院的早場電影
有些冷門片只在長春戲院上映,至多就是加上西門町的「真善美」戲院聯映。
長春的座椅配置很容易被前方人頭擋住畫面,倘若是晚場或假日場,遇到高個子或喜歡往前趴或坐得直挺挺的前方陌生人,換座位很難,整場都要跟字幕中間浮現的半顆頭顱對抗,實在很苦惱。

二十一、一眼瞬間社子島
早年只要是颱風或大雨,電視新聞記者就會站在及腰的社子島黃水裡,拿著各家電視台的「麥牌」,說著同樣的結尾話語,「以上是記者在社子島的報導,接下來把現場交還給棚內主播……」說這段話的時候還要想辦法往前滑走幾步。

二十二、內湖一住二十年
二十年間,我住的這條街,經歷三次淹水,溫妮、賀伯、納莉颱風,最慘的一次是地下室與一樓全滅,四部電梯全掛,據說整條街滅頂的車子有幾百部。第一次淹水過後,發現超商進駐的大燈亮起來時,差點在路燈下大叫「得救了得救了」。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米果

  文字工作者,小說與隨筆雜文書寫者,網路重度使用者,台南出身,喜歡棒球與日本推理小說,不愛好萊塢電影和韓劇。曾獲幾項文學獎,手上有四個專欄。最怕受邀演講座談,也怕走在路上被認出來。最喜歡逛菜市場跟超級市場,把自己餵飽是現階段最熱中的人生志業。

  已出版《一個人的粗茶淡飯》《慾望街右轉》《極地天堂》《如果那是一種鄉愁叫台南》《朝顏時光》《只想一個人,不行嗎?》《13年不上班卻沒餓死的秘密》等十餘本書。

  Facebook:【米果大會堂】www.facebook.com/mimikoteam
  個人部落格:【私.生活意見】 blog.roodo.com/chensumi

繪者簡介

Via Fang

  很喜歡畫動物,很喜歡畫線條的畫畫創作者。英國愛丁堡大學插畫碩士,畢業後在愛丁堡大學擔任駐校藝術家,2011年獲選為英國The Young Cartoonist Of The Year。平常的工作是替書、雜誌、商品畫插圖。

  Facebook:【Via Fang】www.facebook.com/viafangillustration
  個人網站:www.viafang.com

留言Facebook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