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483,100902

肯恩斯城邦2:穿越時空的投資學之旅

肯恩斯城邦2:穿越時空的投資學之旅

您的評分:


出版日期:2017/08/28
出版:林睿奇
作者:林睿奇
語言:繁體中文(台灣)
頁數:216
產品類型:電子書
檔案格式:PDF(適合平板) / EPUB(適合手機)

零售

零售
)檢舉
免費試閱
嵌入閱讀器至您的網頁

內容簡介

一場由金融商品、陰謀詭計交織而成的權力遊戲,
來自異世界的銀行家,如何用金融知識來拯救王國?
而他又要如何面對兩個世界的愛恨情仇?

這本財經小說延續上集《肯恩斯城邦》的人物和劇情,透過內容可以輕鬆瞭解投資觀念和各式金融產品,包含股票、債券、外匯、避險基金、私募基金、期貨、選擇權、信託、TRF和其他衍生性金融商品

[內容連載 -- 第三回:大王的陰謀]

失去唐容容的南帝城無所適從,每個家族各行其是。這不僅影響到經濟,也令股市持續下跌。黎倩不敢以武力逼迫胡晏,只好催促他釋放唐容容。胡晏一方面敷衍,一方面在各家族間拉攏分化,想要加強對南帝城的掌控。最後,在這場代理城主的爭奪中,列登家族的族長龍源略勝一籌。
暫時緩和的政治局勢,對疲弱的南帝城股市來說,並沒有太大的提振效果。但是突然有一天,南帝城的股票指數期貨出現大幅的反彈。之後,隨即從西瓦爾都傳出唐容容將被釋放的消息,各城市的交易員發狂似地進場,為自己所屬的金融機構建立部位,做多股票指數期貨,南帝城的股市和期貨市場立即暴漲。
期貨的概念類似選擇權,是一種衍生性金融商品。期貨買賣雙方透過合約的簽訂,同意在特定時間,以特定價格和條件買進或賣出標的物。以股票指數期貨而言,標的物便是股票指數。通常期貨交易集中在期貨交易所,以標準化的合約來進行買賣。與選擇權不同的是,期貨交易並非收付權利金的形式,而是以保證金作為擔保,不需實際付出買賣金額。這次,來自各城市的投資者,幾乎全都做多南帝城的股票指數期貨,並且相信自己掌握可靠的消息,因此都盡可能把手上的資金用罄,卻忽略方向做錯的時候,將會面臨保證金的追繳。

南帝城代理城主龍源帶領著武裝部隊,抵達了西瓦爾都的邊境,等待唐容容的到來。身形乾瘦的龍源留著一頭長髮,強風迎面襲來,他的長髮隨風擺動,從遠方望去,像極了一支飄揚中的軍旗。幾乎在同一時間,西瓦爾都的傭兵部隊也來到會面地點。傭兵們騎著全身布滿金屬的小恐龍,散發著陰森的氣息,看起來令人不寒而慄。為首的一名傭兵跳了下來,領著唐容容走向前去,不發一語地將她交給龍源。龍源殷勤地問候唐容容,確定她沒事之後,隨即率隊離開。面對不熟悉的路途,唐容容幾次想要開口詢問,卻又累到不想說話,於是靜靜地坐在車廂中,任由一對小恐龍拉動著向前邁進。龍源騎乘配備簡陋的小恐龍,帶領步行的士兵,專挑偏僻的小路前進。走著走著,道路兩旁的草叢中,出現了幾個蓬頭垢面的蠻族人,正在探頭探腦、左右張望。龍源不敢停留,吆喝著部隊快步前進。沿路出現越來越多的蠻族人,口中說著沒人聽得懂的語言。突然,一個看似首領的人大喊一聲,一群蠻族人揮舞著魚叉般的武器衝了出來。受到驚嚇的小恐龍四處竄逃,但全被魚叉刺傷而倒臥在地。龍源一面吩咐部隊死命抵抗,一面帶著兩名士兵保護唐容容乘隙逃脫。龍源一行人在荒野中狂奔,跑到又累又渴,好不容易看到一間農舍,便上前敲門。農舍內住著一對老夫婦,驚恐地望著這群不速之客。
「不用害怕,我們不會傷害你們的,煩請準備一些茶水。」龍源客氣地對著老夫婦說,同時命令士兵將門鎖上。
「龍族長......剛剛那群人是蠻族人嗎?」唐容容仍顯驚魂未定。
「看他們的裝扮,我想應該是蠻族沒錯!」
「胡晏和菲霖這兩個狗搭檔,不知道想要做什麼!一個人放了我,另一個人又要追殺我。」唐容容咬牙切齒地說。
「唐城主,不必擔心,我們已經快到南帝城了!」龍源安慰唐容容。
叩!叩!叩!敲門聲從門口傳來。
「是誰?」唐容容低聲問著老婦人。
老婦人表示敲門的人是他們的孩子。唐容容要求兩名士兵將刀抵在老夫婦的背後,才同意打開門來。開門後,走進一個尖嘴猴腮的年輕人。年輕人看到這樣的景象,不但不覺害怕,反而笑吟吟地站在門口。唐容容一見到這個年輕人,忽然覺得有些眼熟。想了一會兒後,突然嚇得倒退了好幾步。
「唐城主,我是阿難,煩請妳陪我去見見大王!」年輕人以半命令式的口吻對著唐容容說。
唐容容想也不想,立即命令士兵砍殺阿難。一眨眼間,令人難以相信的景象發生在唐容容的面前。龍源掏出身上的短刀,瞬間從後面偷襲兩名士兵。唐容容望著躺臥在血泊中的士兵,正要喝斥龍源之際,龍源又將刀尖刺向自己的身體。
「你在搞什麼東西!?」唐容容對龍源的行徑感到困惑。
「帶她走吧!大王答應的事,要說到做到。」龍源有氣無力地向阿難說。
「龍族長......不......應該是龍城主。你放心,大王一向守信用。」阿難望著龍源。「你先撐一下,等會兒有人會來救你。」
阿難朝著老夫婦說著奇特的語言,夫婦兩人隨即撕下人皮面具,露出兩張兇狠的面孔,架著唐容容走出農舍。唐容容被帶出去的時候,口中不斷地咒罵著龍源。阿難離開農舍後,獨自走到後方的小山丘上,啟動了身上的通訊器。過了不久,一個肥頭大耳的影像從通訊器投射出來。
「胡老闆,任務完成!可以開始放空南帝城的股票和期貨了!」阿難得意地笑。

蠻族綁架唐容容之後,龍源被救回到南帝城,但是他足不出戶,沒有人知道他的傷勢有多嚴重,因此南帝城的政經情勢又再陷入混亂之中。南帝城的股票指數和期貨反轉大跌,保證金追繳和斷頭賣壓齊發,許多肯恩斯的金融機構面臨財務困境。尤其是跟胡晏友好的北境市,不僅金融機構出現危機,政府本身也因為做多南帝城的指數期貨而遭受損失。女王黎倩所在的天闕城,更有不少金融機構,自恃與胡晏的交情,以為有上達天聽的能力,硬是不做風險控管,因此面臨破產的壓力。南帝城股市暴跌之後,西瓦爾都的商人們因為事前做空,所以狠狠地大賺一票,胡晏則裝出震怒的模樣,發出聲明斥責菲霖的綁架行為,並且暫停西瓦爾都與蠻族間的商貿往來。除此之外,胡晏還極力安撫天闕城的金融機構和北境市政府,答應給予財務上的援助。黎倩雖然知道胡晏早已和菲霖串通好這場戲,但忌憚於西瓦爾都的政經實力,一時間也無計可施,只好急召親信大臣商量對策。
「袁復,請你和大臣們說明一下現在的情勢。」黎倩的一雙大眼睛望著總理大臣袁復,秀麗的臉龐籠罩著絲絲憂愁。
「是的,女王陛下。」袁復站在議事廳的中央,四周厚重的石材裝飾給他一股沉重的壓力。「菲霖已經統一了境外的蠻族。雖然胡晏一再否認他與菲霖之間的關係,但是從他們最近的動作來研判,幾乎可以肯定他們正在密謀推翻女王。」
「其他城市的狀況呢?」
「東摩沙的伯爵夫人接受我們對她的任命,並且已經穩住局勢。」外交大臣趕緊回答。「北境市的祭司團仍然在操控議會,反對我們提名的市長人選,而代理市長根本就是大祭司的傀儡,完全不聽我們的指示。南帝城的龍源生死未卜,各家族又再為城主的位置吵個不停。」
「嗯......袁復,你繼續說。」黎倩眉頭輕輕一皺。
「南帝城方面,我們要盡快去探訪龍源,同時拉攏各大家族。至於北境市,我們要從國庫撥出些錢來援助他們,以免支持女王的人逐漸疏離。」
「我不贊成這樣做!」財政大臣誇張地揮舞著雙手。「這次金融風暴擺明就是胡晏和菲霖搞出來的。雖然沒有直接的證據,但是我想他們一定靠著放空南帝城的股票和期貨賺了不少錢,而且還用這些錢來援助北境市和天闕城。如果我們要砸錢的話,也應該先給天闕城的金融機構。」
「他們用什麼方式來做援助呢?」黎倩好奇地問著財政大臣。
「胡晏很積極買進北境市的政府債,還為北境市新發的債券做擔保。對於天闕城,他則是要求金融機構發行無息的可轉換債券,給西瓦爾的商人認購。」
「他是不是想用債權來掌控北境市?」
「女王陛下說得沒錯!北境市的財政一向很差,現在又遭逢金融危機,胡晏就趁低收購北境市的政府債。由於北境市的債信評等不好,需要很高的債息才能吸引投資人認購,因此他除了買進政府債,讓市場對於北境市的財政放心之外,也為北境市的新發債券做擔保,進一步壓低北境市的融資成本。所以,祭司團非常感激胡晏,也更聽他的話了!」
「真是一群蠢蛋!被人賣了,還在感激人家!」掌管王宮侍衛的禁衛大臣忍不住插話。
「看來就算我們援助北境市,恐怕效益也不高!」黎倩繼續問著財政大臣。「對了!你剛剛還提到可轉換債券。胡晏身兼王國中央銀行的主席,為什麼他不透過中央銀行來掌控天闕城的金融機構呢?」
「我想他是擔心女王拔除他的位置,才會繞過中央銀行的體系,採用可轉債的方式來操控。本來危機發生的時候,我就馬上同意救援,但是胡晏立即連絡天闕城的金融機構,勸說他們發行可轉換債券,還承諾會以商會的名義來認購。」
「為什麼可轉債會吸引他們呢?」
「因為債券是無息發售,金融機構不必負擔利息支出,但缺點是 可轉債的持有者可以用特定價格將債券轉換成股票,身分從債權人變成股東,持有者可以分享獲利和操控公司。胡晏為了拉攏這些金融機構,刻意讓他們把轉換價訂得高一點。」
「所以將來他可能會找個時間點,把可轉債換成股票,成為股東來干涉經營,然後影響王國的運作。」
「女王說得是!」
「我們沒有理由管不了自己的金融機構。」黎倩從王座中站了起來。「袁復,你去想個辦法把這裡的危機化解掉,我要親自走一趟南帝城!」
「女王陛下,千萬不可!」袁復有些激動,其他大臣也七嘴八舌地發言反對。
「我明白各位的憂慮,也知道這趟旅途的危險性。」黎倩走下王座前的台階。「蠻族、西瓦爾和北境市隨時會聯手對付我們。假如連南帝城都被拉攏過去,我們絕對沒有勝算!龍源和我一向有交情,只要他還活著,我就有把握說服他和各大家族。」
「只怕龍源已經被收買了!」袁復搖頭嘆氣。「還是由我前往南帝城,同時派出一隊死士去救唐容容。」
「你可以派人去救唐容容,但是時間緊迫,南帝城還是由我去!」黎倩的語氣十分堅定。
正當大臣們苦勸黎倩的同時,宮殿的總管神色匆忙地走進議事廳內,手中拿著通訊器,低聲在黎倩的耳邊報告。除了袁復之外,黎倩要求其他大臣先行離開。黎倩打開了通訊器,菲霖的影像隨即傳送出來。
「女王陛下,很久沒見了!」菲霖對黎倩打躬作揖。
「菲霖,我一向不跟你客套,有什麼話直說吧!」黎倩冷冷地說。
「女王還是像從前一樣直爽!」菲霖摸了摸下巴,一副心機深沉的模樣。「最近蠻族的一些動作,希望女王不要誤會,我們對肯恩斯王國沒有野心,只想要求女王一件事。」
「一件事!?你是指把王位讓給你嗎?」
「哈哈哈......不敢不敢!」菲霖停頓了一下。「我希望女王把公爵交給我。」
「哼!你大費周章,只是要我交出黎爾圖?」
「公爵和我的過節,女王不會不知道吧!把他交給我,讓我一洩心頭之恨。他是妳的親叔叔,妳下不了手,讓我來幫妳動手吧!」
「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麼!黎爾圖一被放出來,王國就會大亂,你就可以進行下一步的計畫了。」
「想不到女王對我的誤會那麼深!為了消除女王的疑慮,我用南帝城和妳交換如何?」菲霖吩咐屬下將唐容容帶了出來。
「容容姐,妳還好嗎?」黎倩關心地問。唐容容還沒來得及回答,就被押離現場。
「女王陛下,怎麼樣?對妳來說,這是一個很划算的交易!」
「我們討論一下,再回覆你。」黎倩望了一望身邊的袁復,袁復則點頭回應。
「好,沒問題!」
正當黎倩要關掉通訊器的時候,菲霖做了個手勢,示意她先等一下。菲霖低頭踱步,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菲霖,有事下次再說!」黎倩明白菲霖慣用的把戲。
「唉!」菲霖假意地嘆了口氣。「女王陛下,為了表達我對妳的敬意,今天我做個賠本生意,再多送妳一個人。」
一個身材高大的男子被扛了出來。男子低垂著頭,身上傷痕累累,像是被嚴刑拷打過一般。菲霖將男子的頭髮往後一拉,一張俊俏的臉孔呈現出來。
「凌逸......」黎倩和袁復驚訝地大叫。

章節目錄

前情提要

前集主要人物介紹

第一回:菲霖的回歸

第二回:凌逸的孽緣

第三回:大王的陰謀

第四回:女王的冒險

第五回:公爵的復仇

第六回:大祭司的死期

第七回:伯爵夫人的怒火

第八回:龍源的失算

第九回:阿難的身分

第十回:何司曼的復出

第十一回:老闆的秘密

第十二回:何司曼的詭計

第十三回:阿難的反擊

第十四回:胡晏的背叛

第十五回:凌逸的大計

第十六回:方廷的掙扎

第十七回:不完美的肯恩斯

後記

作者介紹

林睿奇 Richie Lin

  國立清華大學經濟系、英國伯明翰大學EMBA畢業。2000年開始投身於金融業,曾任職美林私人銀行,擔任首席副總裁,現任職於歐系私人銀行,擔任執行董事,為客戶提供經濟分析、資產規劃以及投資理財等服務,經常往來台灣、香港等地

  之前的著作有財經奇幻小說《肯恩斯城邦:穿越時空的經濟學之旅》、投資財經書《當債券連結國家命運》

留言Facebook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