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437,97934

其实我们都一样(试读版)

其实我们都一样(试读版)

您的評分:


出版日期:2016/10/24
出版:紅蜻蜓出版社
作者:谢智慧
語言:簡體中文
頁數:41
產品類型:電子書
檔案格式:PDF(適合平板)

零售
原價 NT$ 148

)檢舉
免費試閱
嵌入閱讀器至您的網頁

內容簡介

 某个难得的机会下,我认识了黛米——一个天真可爱的小女孩。黛米从小就知道她身体里住着一群大坏蛋,不留心的话,它们会偷偷腐蚀她的健康,可能还会伤害她身边的人。虽然如此,黛米跟许多小孩一样,有着色彩缤纷的童年。她身边环绕着爱她的家人,还有关心她的社工姐姐、辅导阿姨和Dr. Lee。    然而,这个快乐的小世界在她上学的第一天就开始瓦解。她发现老师们总是紧张地防备她,当她的秘密被揭破后,大家立刻像看见怪物似的闪躲着她,连最好的朋友也冷冷地推开了她。全世界仿佛对她关起了门,哪怕是一扇窗也不愿打开。    因为不忍心看见黛米受到这种对待,我聚集了各方的力量,努力改变人们对黛米的歧视和恐惧,让黛米重获跟别人一样正常生活的权利。但是,人们是否能真正意识到黛米体内的大坏蛋其实没有想象中可怕,并愿意放下偏见,打开心门接受黛米呢?

章節目錄

{ 1 楔子 } 我第一次接触刘先生一家人,是在大学三年级放假的 时候,那时我在一家辅导中心帮忙,我的表姐黄大姐是那 家中心的负责人之一。与其说是帮忙,不如说是去打杂, 替人跑腿,做复印文件、剪贴资料之类的工作。某个星期六的下午,黄大姐探头问我:“德琳哪,待会儿要不要 跟我去进行一趟家庭访问?” “OK啊!”我不假思索地答应了。 “我先跟你说明一下那个家庭的情况。”黄大姐拉来 了她的转椅,坐到我的座位旁边。 “OK。”我放下手上的工作。 “你知不知道,前几年我国有一宗案例,有个小女孩两岁时在医院输入了受艾滋病毒感染的血液,而感染了艾 滋病毒?” “好像有印象。”我顿了顿,“我们待会儿要探访 的,就是那个小女孩的家庭?” “没错。” 我吞了一口口水,心里怦怦跳。 黄大姐有一双能看透人心的眼睛:“怎么?你害怕 了?” “没有哇。这将是我第一次接触艾滋病病患,有点紧 张。” “欸,你要搞清楚哟。艾滋病毒感染者和艾滋病病患 是不一样的。那个小女孩是艾滋病毒感染者,不是艾滋病病患。” “两者不一样吗?”我讶异。 黄大姐的眼睛骨碌碌地看着我:“看来我需要给你上 一堂关于艾滋病毒与艾滋病的课了。” 她拿来了一张白纸和一支原子笔,一边画一边给我讲解:“我们体内,有一种叫做CD4的细胞。你猜,这种细胞在我们体内的功能是什么呢?” “抗衰老?哈哈!”我存心要气她。 黄大姐白我一眼:“CD4细胞是人体免疫系统里的免疫细胞之一,帮助对抗外来病原,就像一支军队,保卫国家免受外敌侵犯。” “OK......然后呢?” “艾滋病毒,或者是我们称为HIV的病毒,它进入身 体的时候,会经由血液传至全身,并且进入CD4细胞中。这种病毒会自行进行复制,并破坏CD4细胞。所以,当艾 滋病毒的数量越来越多,CD4细胞的数量就会越来越......?” 她看着我。 “少!” “对了。”她停止在纸上作画。 “嘿,你还没有告诉我,艾滋病毒感染者和艾滋病病患有什么分别?” “感染艾滋病毒后,感染者的CD4细胞会逐渐出现下降的情况,这说明感染者的免疫系统受到了损害。感染艾滋病毒不等于患上艾滋病,如果感染者没有接受适当的治 疗,导致免疫系统继续被艾滋病毒破坏,丧失免疫力,最 后造成伺机性疾病趁虚而入,危及性命,到了这个阶段就 是我们所知道的艾滋病或AIDS。艾滋病就是艾滋病毒感染的最后阶段。” 我用自己的理解重整她的资讯:“也就是说,当一个 人身体的CD4军队被艾滋病毒这个外敌攻击时,那个人是感染者。当外敌太强大,CD4军队几乎全军覆没、死伤惨重时,那个人就成了艾滋病病患?” “可以这么理解。”她用大头针把纸别在我桌前的软木板上,“这个送你,你好好研究,别再把感染者和患者混淆了。” 哼,这么另类的画风,我一定要拿出来和全世界分享。 她打开一个文件夹,说:“我给你说说那个小女孩的 事吧。” “OK。” “小女孩的名字叫刘黛米,今年六岁,明年就到了该上小学的年龄了。” “啊,艾滋病病患,哦不是,呃......艾滋病毒感染者可以正常上学?”我一脸惊讶。 黄大姐瞪大眼睛:“为什么不可以?艾滋病毒感染者跟普通人没有什么两样。他们一样可以正常交朋友、学 习、运动、恋爱,这些权利是不可以被剥夺的。黛米有基 本的自制能力,没有纪律方面的问题,身上也没有无法治愈的伤口,把病毒传染给其他小朋友的风险非常低。” “是吗?学校能接受吗?其他家长能接受吗?”我小声嘀咕。 “你知道我为什么想要带你去探访那个家庭吗?” “因为我是黄大姐你的得力助手哇!”我自信满满地 说。 黄大姐摇摇头:“因为你对艾滋病毒一无所知,我要借此机会教育你。” “嘿,我不是一无所知,我知道的可多呢!”我不服气,“我知道艾滋病毒传播的途径。”我扳开手指,“一、 通过输入受艾滋病毒感染的血液传染;二、通过性行为传染;三、通过母亲传染给孩子!” “啧,这些谁都知道。” 黄大姐拿起手提包和外套,文绉绉地说了一句:“来吧,我们一起走进艾滋病毒感染者的世界。” “黄大姐,你说话很肉麻耶。”我做了一个打冷颤的动作,然后跟着她出发了。 就是这样,我认识了刘先生一家人,认识了我生命中 的第一个艾滋病毒感染者——黛米。 ——————未完,待续——————

作者介紹

谢智慧 理科大学大众传播系毕业,主修电影,曾在儿童出版社担任编辑。 2010年,开始投身于写作行列,创作少年长篇小说及撰写电影小说。 2016年,作品授权予中国青岛出版社出版,现为自由撰稿人。 题材写实,呈现社会的现实面貌,希望借着作品为弱势群体发声,履行关怀社会的责任。 《其实我们都一样》就在这样的动机下产生。 面子书:谢智慧 微博:谢智慧二五女

留言Facebook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