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436,97933

小丑的孤单星球(试读版)

小丑的孤单星球(试读版)

您的評分:


出版日期:2016/09/09
出版:紅蜻蜓出版社
作者:沈雨仙
語言:簡體中文
頁數:29
產品類型:電子書
檔案格式:PDF(適合平板)

零售

)檢舉
免費試閱
嵌入閱讀器至您的網頁

內容簡介

“我很痛苦,你知道我很痛苦吗?我经常梦见自己被追杀,在梦里不停地逃跑,不管我躲到哪里,最终都会被发现。” 自目睹舅舅自焚身亡后,小丑性情大变,他变得沉默、忧郁。由于和班上气势凌人的小张哥有过纠葛,同学们都不敢和他来往。他常常独来独往,平时除了画画,唯一能够寄托情感的地方,便是面子书上的群组。 群组里,他认识了仗义的天才、友善的萱萱、坦率的金牛、温和的白羊以及热心的折耳猫,他喜欢在群组里和他们互动,从这些匿名的朋友身上,他获得了许多安全感。 “今后你有我们,不会再孤单了。”因为这些朋友的鼓励与陪伴,小丑有了面对霸凌事件的勇气,他大胆向老师举报小张哥的行径,逼迫自己走出怯弱的状态。他的举动得到同学们的支持,他也因此重拾面对生活的信心。只是,他没想到,前面的道路,依然布满坑洞……

章節目錄

【第一章】 六点半,天未亮。禾歌凝视着挂衣架上的新校服,心情低迷。 今天是新学年开学的第一天,自从知道妈妈暗地里替她办了转学手续后,禾歌一直处在闷闷不乐的状态里。整个年底的学校假期,她无论如何都提不起半分劲。 妈妈不止一次分析:“禾禾,名望学校是模范学校,他们接受你的申请,绝对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相信妈妈,你很快就会喜欢上新的校园生活。” “妈妈,你为什么不事先和我商量一下!?”禾歌心中有气,却不敢发泄。 “大家都说成功机会不大,我怕你失望,所以没有先告诉你。”妈妈一副用心良苦的样子,禾歌欲哭无泪。 三个半月前,禾歌才搬来这里。新家离学校有点远,每天要花很多时间在交通上。当时妈妈想,禾歌要是可以转学至附近的名望中学就好了,于是妈妈向人探听——原来名望学校是一所集幼儿园、小学与中学为一体的学校,只有在名望小学念书的学生才有机会在里头念中学,他们从不招收外面的学生,转学成功的几率很低。 当时禾歌可说是暗地里松了一口气,她不想与班上的同学分开,独自一人在名望念书。她最舍不得的是她最要好的朋友晓玲,她们从小学一年级同班至今,说好将来也要在同一所大学念书。 可是,事与愿违,某个上午,她忽然收到名望中学寄来的初中二入学通知书。妈妈竟给了她一个如此意想不到的“惊喜”。 收到通知书以后,禾歌一连失眠了两个晚上。她不想转学,求妈妈替她想办法,妈妈却心硬如铁地说:“你很快就会在新学校交到像晓玲这样的朋友。” 禾歌能有别的选择吗? 她和许许多多同龄的孩子一样,大多数时候只能顺从家长的决定。她表面上接受了名望中学,内心却消极得要命。开学的日子越逼近她越是不安,这份不安一直让她有种淡淡的失落。 时间在浑浑噩噩中过去了,尽管不愿意,禾歌仍然被逼去面对一个对她来说绝对残酷的现实。 开学第一天,吃过简单的早餐后,禾歌便一言不发地提起书包走出家门。 妈妈追了出来说:“禾禾,妈妈陪你去。” 禾歌回头,上下打量穿着睡衣的妈妈,嘴角微微向上一翘,带着几分揶揄的意味。 妈妈往自己身上瞥一眼,马上意识到问题,匆匆忙忙地返回屋里说:“你等我一下,我去换件衣服,很快的。” 禾歌没有等她,独自一人走了。 她不想在路上听妈妈唠唠叨叨,重复讲述新学校有多棒、她很快就会交到新朋友这一类的话,听了只觉反感。 学校的确靠近她家,从公寓出来,往前走不到三百米再转个弯就到了。一路上有不少和她一样穿着名望校服的学生,有三五成群的,有家长陪伴左右的,也有像她一样独自徒步上学的,大家都往学校的方向迈进。 禾歌一步步往前进,心跳莫名地在加速。眼前是一所规模庞大的学校,车子与人潮从四方八面涌去。许多家长把车子开到门口违规停下,导致车龙很长,交通陷入混乱。 禾歌跟着人群来到校门。陌生的环境没有一张熟悉的脸孔,禾歌开始后悔了,如果妈妈在身边,她肯定不会这般彷徨。 她从书包掏出入学通知书,新班级是初中二C班。据悉学校是根据她初中一的成绩来分班的。禾歌的成绩算优越,全级排名第十八,总平均九十六分,但是以她这等优异的成绩却被安排到第三班,可见这所学校的学术水平很高。 还没开学,妈妈已经再三叮咛:你以后可要加倍努力。禾歌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压力。 她握着入学通知书,在偌大的校园里不知该往哪个方向走。陆续问了好几个同学,最终才找到初中二C班,她无奈地走进课室,开始了转学生生涯的第一天。 【第二章】 周末,晓玲来找禾歌,两人在公寓的泳池游泳。 四年前,爸爸妈妈向发展商买下这个公寓,当时房子仍在建造中,需要三年左右才能盖好。 三年后,房子建好了,爸爸却离开了她们。 爸爸在外头另外有了一个家。 爸爸妈妈决定离婚,妈妈成功争取了新房子的拥有权、赡养费以及禾歌的抚养权。禾歌从此与妈妈一块生活。 刚搬来这里的时候,禾歌特别想念爸爸。她与爸爸共同生活了十三年,她习惯在爸爸放工回家后缠着他问长问短,有一句没一句地搭起话来。他们以前住排屋,对即将建成的公寓有过无数美好的幻想。爸爸也承诺搬来这里以后,每个周末会陪她游泳。如今,这些都成了回忆里的伤痛。 晓玲在泳池里游了一会儿,发现禾歌有些不妥。她在禾歌身边游了一圈后问:“禾禾,你是怎么啦?为何看起来闷闷不乐?” “不开心。”禾歌幽幽道出心声,“我不喜欢现在的生活。” 晓玲不解地回应:“你现在不好吗?别身在福中不知福。” 禾歌听了低首不语。她一直相信爸爸妈妈会有复合的一天,所以没有把爸爸妈妈婚变的事告诉晓玲。 看到禾歌沉重忧虑的神色,晓玲停下来问:“到底什么事?” “开学两个星期了,我在新学校一个朋友都没有。”禾歌道出另一件同样让她感觉无助的事。 晓玲听了之后马上松了一口气,继续在她身边一圈圈地游着。“现在才开学没多久,禾禾,不要为交不到朋友这种小事不开心,来,我们一起游泳!” 禾歌急躁地说:“你不明白的!我是转学生,同学们都已经有了固定的朋友,有了固定的圈子,他们有排挤我的倾向,对我总是爱理不理。”禾歌嘟着小嘴巴,捧住脸蛋可怜兮兮地问:“晓玲,难道我就这么不讨人喜欢吗?” 晓玲端详禾歌的五官,手指轻轻滑过她的脸颊,调皮地说:“不会啊,折耳猫是人见人爱、超讨人喜欢的猫。” 禾歌没心情说笑,翻了个白眼转身潜进水里。 禾歌有两个面子书帐号,一个用原名,另一个用昵称“折耳猫”。从小到大,不少人说她长得有几分像猫,大大的眼,圆圆的脸,扁扁的鼻,非常可爱。 晓玲将她从水底拉上来:“我是认真的,你有一张讨人喜欢的脸,我敢担保与你的样子无关。” 她认真的表情让禾歌忍不住扑哧一笑:“讨厌!那为什么大家不愿意和我做朋友?” 晓玲见她笑了略微宽心,她食指放在下巴下面想了一想说:“你刚才不是说了吗?因为大家已经有了固定的朋友。” 禾歌轻叹一声,沮丧地朝另一个方向游去。 晓玲追了上去:“喂!会不会是你太被动了?” 禾歌委屈地说:“我尝试主动打招呼了,可是我感觉到大家明显不喜欢我,不是一两个,而是全班同学。” 过去两个星期,禾歌好几次尝试与同学打成一片,可是每一次都碰了一鼻子灰回来,以致她从积极主动变得暮气沉沉。她希望乐观、人缘极好的晓玲可以指点迷津,然而,晓玲似乎也茫无头绪。 突然,晓玲似是察觉到了什么,她拉住禾歌的手,在禾歌耳际低声说:“禾禾,你看,那边那个男生好古怪。”

作者介紹

沈雨仙 天蝎座,爱静。 曾任杂志主编、杂志记者、杂志编辑、辅导中心电话辅导员、报章专栏作者。 2010年,以首部长篇小说《星空下的约定》荣获第二届马汉儿童文学双年奖。之后,笔耕不辍,目前出版的长篇小说包括《希望树》《大齐,加油!》《我们之间零距离》《绿光三人行》《从现在到未来》《恶魔的交易》《255公里的距离》。 Facebook:沈雨仙

留言Facebook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