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779,97321

Lily OTA

莉莉 OTA

莉莉 OTA

您的評分:


出版日期:2016/10/01
出版:Ka Na / 城邦出版社
作者:Ka Na
語言:繁體中文(台灣)
頁數:240
產品類型:電子書
檔案格式:PDF(適合平板)

零售

零售
)檢舉
免費試閱
嵌入閱讀器至您的網頁

內容簡介

思涵的哥哥「智偉」、嫂嫂「玉茹」看似和諧的婚姻卻走向離婚之途;經歷婚姻後才驚覺,原來每個人其實都在追尋完美的「莉莉」——潛存在心底的理想愛情對象原型。

▍粉絲留言

  「訝異香奈這集會從離婚開始談,包含外遇。本以為幸福主義者的香奈,原來幸福的定義並不一定是家庭圓滿。」——粉絲留言

  「故事裡的莉莉,雖然只是穿插角色,但是她的電話開發真的很厲害,認真的女人最美麗。」——粉絲留言

  「微笑,不是因為幸福而笑,而是,要笑,才會幸福。」——粉絲留言

  「盤若波羅密多心經,至今已有許多智者嘗試翻譯,短短二百六十字的心經大家都不陌生,但是香奈的心經,是我所看過最淺顯易懂的翻譯。真是值得閱讀的好小說。」——粉絲留言

思涵的哥哥「智偉」、嫂嫂「玉茹」看似和諧的婚姻卻走向離婚之途;經歷婚姻後才驚覺,原來每個人其實都在追尋完美的「莉莉」——潛存在心底的理想愛情對象原型。

【粉絲好評】

「香奈筆下的人物看似平凡如你我,字字句句刻劃人心,生動的情節安排,讓人想知道這三對夫妻後來怎麼樣了?」

「不自覺的,故事主角在腦中產生畫面,很難想像這是出自於素人作家的處女作,極度期待下一本作品。」

「我很喜歡她的結局,戀愛只是人生的一小部分,這三對夫妻看到後面有更多的高山等著被征服。」

「內容高潮起伏,結局圓滿,很多的心理分析。日本文化、高爾夫球、國際拍賣會、保險知識,傳達相當多的理念,收穫良多,值得推薦的好小說。」
展開展開
內文試閱
  智偉將電話丟在一旁,依然鑽進熙蒂的床不想思考,又是老婆、又是小孩、又是媽媽、又是工作,當男人怎麼這麼苦,怎麼會每天為別人而活、為別人而煩,要應付這個、對付這個,永遠沒有停止,永遠沒有滿意,永遠做得不對,永遠只是被數落的份。只有眼前的熙蒂,他努力地吻著她的身體,只有她從不要求他什麼,從不嫌棄他,從不帶煩惱給他,讓他可以暫時拋開一切,在她身上做他做想做的事,做他想投入的事。工作上他提不起勁,公司現在大小事也跳過他正常運作著,他也不介意,大不了像某個董事一樣,每天來公司看報紙、喝茶,薪水照領,有個公司待著就好。
  
  高潮後的兩人平躺在床上,智偉的喘氣聲尚未停止,熙蒂先起身,俯瞰著智偉喘氣的樣子。
  
  「你是最棒的女人。」智偉舉起左手撫摸著熙蒂的臉龐,深深地注視著。
  
  「真的嗎?那你要娶我嗎?」熙蒂直視智偉,帶著得意的笑容嚴肅地問著。
  
  智偉突然停止喘氣,用力睜眼停止呼吸,應該是忘了呼吸,又突然想起似地,張開大口猛呼吸。
  
  這一連串的動作,都深深地映入熙蒂的眼簾,別過頭,下床,拉著睡衣走進浴室。
  
  這就是男人,她認識多年的男人,她交心多年的男人,她唯一最在意的男人,她早就認識他的,她不是不認識他的。
  
  「那妳只是他方便的女人嘛。」昨天下午茶麗玲的毒舌言猶在耳,整天這句話一直重複在她耳邊。打開蓮蓬頭直接往頭上沖,往臉上沖。
  
  「他幫妳繳房貸?」
  
  「沒。」
  
  「他給妳零用錢?」
  
  「沒。」
  
  「幫你繳水電、瓦斯費?」
  
  「沒。」熙蒂本來嬉笑地回答,看著麗玲咄咄逼人的口氣,熙蒂不免看了一下身後餐廳沙發上的紙袋,新光三越的紙袋,裡面裝著智偉的新內衣、新內褲。
  
  熙蒂趁麗玲去洗手間的時候,獨自離開餐廳。跳上計程車沒多久,麗玲來電,熙蒂未接,回了簡訊:「我有事先走了。」
  
  「抱歉,我講話太重了,我是心疼妳。」麗玲也回。
  
  「嗯,不說了。」
  
  熙蒂在家裡附近的超市前下了計程車,今天跟智偉說好,煮好火鍋等他,他傍晚會來,她需要去買菜,他喜歡沾沙茶醬的豬血糕。腦海裡流蕩著這陣子的對話。
  
  「妳到底是要找多有錢的男人才願意嫁。」
  
  「這個問題我已經無法像少女般地回答。」
  
  「為什麼?」
  
  「我都幾歲了?」
  
  「跟我一樣啊。」
  
  「妳小孩都國中了耶,我現在連我會不會有小孩都還不知道。」
  
  「當然會啊,只要妳不要太挑。」
  
  「我還真希望我還可以挑。」
  
  「其實,如果一個男生可以將他每個月所賺的錢全都交給妳,而且是六位數以上,那也不輸那種看得到、吃不到的有錢人啊。」
  
  「俊彥每個月交給妳多少?」
  
  「秘密。」
  
  「反正妳會把它變大對不對?」
  
  「其實,我現在是這麼覺得,如果老天爺要讓我們有錢,祂就會想辦法送錢給我們。」
  
  「如果沒有呢?老天爺沒有要我有錢呢?」
  
  「那就尋求別的,用錢買不到的。」
  
  「什麼?」
  
  「還有很多是用錢買不到的。」
  
  「有什麼?」
  
  「自己想。」
  
  今晚智偉也來了,火鍋也吃了,床也上了,吹著頭髮的熙蒂看著鏡中的自己,發現最近開始有微細的魚尾紋出現,妳想要對鏡中的自己說些什麼嗎?
  
  走出浴室,智偉已經穿好衣服坐在沙發,看到熙蒂出來,他拿起遙控器關掉電視,起身往門口走:「我明天八點的會議,我先回去了。」不定的眼神,似乎閃爍著什麼。
  
  熙蒂將門關上,走進廚房看著還沒整理的火鍋殘局。她打開抽屜,翻找著之前買的七星,又翻找了兩個抽屜找出了打火機,按下排油煙機、點上一支香菸靠在瓦斯爐旁,看著冒出來的煙,一一地被抽油煙機抽走。
    
  熙蒂坐在一家牛排館,看著菜單上的牛排,猶豫著點幾盎司好。研究好久,請服務生過來點完餐,看著手錶,對面馬上有人坐了下來。
  
  「熙蒂。」麗玲身體向前傾著問,深怕熙蒂還在生氣。
  
  熙蒂看到麗玲,馬上右手拿起桌上的牛排刀緊握,刀口向著麗玲,凶狠地注視麗玲。
  
  「麗玲,我告訴妳,妳給我聽好。」
  
  「好。」
  
  「我不是他方便的女人。」
  
  「好。」麗玲認真地點頭。
  
  「他,他是我……方便的男人。」熙蒂慢慢地念著。
  
  麗玲聽完「噗」的一聲笑了出來。
  
  「好、好!讚、很好!不愧是熙蒂,今天我請客,我們今天吃十二盎司的。」
  
  「我的點好了。」
  
  麗玲將今天旁邊的服務生叫了一下,拿起菜單還給服務生。
  
  「她的已經點好,幫我跟她點一模一樣的,謝謝。」
  
  麗玲將皮包放好在椅子下的竹籃,看著熙蒂,再次笑了出來,熙蒂也笑出來,兩人無言地就繼續笑了好一陣子。
  
  「為什麼說,要嫁給有錢人就是價值偏差?」
  
  「為什麼說,要嫁給帥的男人就是正常?」
  
  這是她倆在學生時代時的對話,她倆可以聯手同時PK其他十幾位女同學。
  
  「錢不能代表一切,不是永遠。」
  
  「愛也不代表一切,會變質的。」熙蒂和麗玲會反駁。
  
  「有很多愛情不是金錢可以取代的。」
  
  「有足夠的金錢才能鞏固更多愛情。」
  
  「女人不要當拜金女。」
  
  「選男人要三高,身高高、學歷高、薪水高,不同樣也是拜金嗎?」
  
  「這是理想,是目標,女人的夢。」
  
  「那目標要嫁給有錢人也沒什麼不好,只是我們敢說出口。」
  
  「這樣太俗氣。」
  
  「這叫做實際。」
  
  兩人回憶學生時代的種種,第一對班對一畢業就結婚了,接管家裡的傢俱行,結婚後還等男生去當兵兩年。
  
  「妳確定要那麼早結婚嗎?」
  
  「他還要當兵耶?」
  
  「妳不想好好享受一下青春嗎?」
  
  「如果有更好的怎麼辦?」
  
  「妳不怕兵變嗎?」
  
  所有同學都納悶,因為對方並不是特別起眼的男生,完全沒有三高,唯一的形容詞就是——是男的。
  
  「他跟妳求婚妳就嫁了?」
  
  「他說他不能沒有我。」女方也傻傻地解釋著,一點猶豫也沒有。
  
  昨天收到的喜帖,上面寫著要嫁女兒,也就是說他們要當阿公、阿嬤了?
  
  別人的人生怎麼可以走得那麼快,走得那麼順,有必要那麼趕嗎?真是把人家的堅持不當一回事。
  
  「聽說他們超愛泡溫泉,全臺灣的溫泉他們幾乎都泡過了。」麗玲勉強地塞進最後一口牛排,玉米濃湯則打算打包。
  
  「厲害,我應該也要學學當傻女人才會有傻福氣。」熙蒂也終於放下牛排刀,要麗玲將自己的玉米濃湯也一起打包回去。
  
  「什麼時候回旗山?」
  
  「下星期。」
  
  回到家裡的麗玲已經十點,她喜歡按門鈴開門,因為代表家裡有人,家裡有人等她回來;平常都是她等他們回來,幫他們開門,迎接他們回來。
  
  開門的是俊彥:「和熙蒂吃飯喔。」匆匆地問候後繼續坐回沙發,手拿著遙控器,倒退一下再按Play,繼續專注電視,完全沒注視到麗玲是滿臉笑容地進門。麗玲瞄了一下電視,其實也不用眼睛瞄,聽聲音也知道是政論節目,無恐社會不亂的節目。麗玲今天不願像平常一樣發牢騷,隨他去吧。再往餐桌廚房瞄了一眼,外帶食物的晚餐,殘骸將餐桌佈滿,開始工作吧,回家就是工作的開始,不是嗎?

留言Facebook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