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即將瀏覽限制級內容
請確認您已年滿18歲,才能瀏覽此頁內容
是,我已年滿18歲
返回
新書搶先看

比爾.蓋茲推薦兩次的書

「如果你想掌握一項新技能,就應該學習如何記憶。」

★《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科學人》等20多家媒體一致好評

★刻意練習之父艾瑞克森、行為經濟學家艾瑞利、記憶大賽創辦人博贊強推

 

|書摘|

 

大腦視覺記憶力和空間定位能力,遠比你想像的強大

 

  2000年,倫敦大學的神經學家馬奎爾(Eleanor Maguire)想知道在迷宮般的倫敦街頭開計程車的經歷,對這些司機的大腦有什麼樣的影響。她把十六名計程車司機找來實驗室,在磁共振造影掃描器上檢查他們的腦部活動,結果發現了一個重要且驚人的差異。這些人大腦右後方的海馬迴,即一般認為主宰空間定位的部分,比一般人大了7%。這個數字看起來似乎不大,卻是很重要的差異。

  馬奎爾得出結論:這些司機在倫敦的大街小巷穿梭的經歷,已經改變了他們的大腦整體結構;而且司機工作的年資愈長,這種影響就愈大。

 

「大腦是可以重塑的。當一個人接收到一種全新的感知,大腦就會重新適應這種感知。這種現象叫做神經可塑性。」

 

  長久以來,我們都以為成年人大腦的神經元是不可再生的,而學習雖然可以使突觸自我重整、讓腦細胞之間產生連結,但大腦的基本結構大致上固定不變。但馬奎爾的研究證明,這種認知是錯誤的。

 

給現代人的大腦特訓課

 

    「所謂記憶不是不斷往大腦裡塞東西,塞好塞滿為止,而是個想像的過程。」

 

  記憶力和創造力是一體兩面,這聽起來似乎違反直覺,記憶和創造在一般人的理解下應該是相反而非互補的。拉丁文字根inventio是兩個現代英文字彙的基礎︰inventory(庫存)與invention(創造),對受過記憶術訓練的人來說,這兩者密不可分。創造就是庫存的結果。

  如果沒有可供提煉的舊思想,哪來的新思想?要創造,大腦需先儲存可供運用的訊息庫存,而且只有一種庫存不夠,需要多元、有分類索引的大倉庫,才能夠隨需提取利用。所以,我們需要一種方法,幫助我們在對的時機找到對的資訊。

  這就是記憶術最能發揮妙用的地方。

 

「記憶術不只是記錄資訊的工具,同時也是創造和創作的工具。」

 

  紐約大學教授卡露瑟(Mary Carruthers)曾經寫道︰「創作有賴於完備可靠、隨手可得的記憶,這種認知形成了古典時期的修辭學基礎。」事實上大腦就像現代人的檔案櫃一樣井然有序,把重要的知識、引文、概念都塞進整齊的記憶隔間,確保它們永不遺失且可以隨時重組和串連。記憶訓練的目的有兩個,一是培養在不同主題間跳躍思考;二是培養大腦在舊點子中創造出新連結。

  資訊之所以「左耳近、右耳出」,往往是因為沒有可以依附的對象。我不久前才有切身經驗。因為一篇訪問稿,我到上海待了三天,聽了一大堆導覽介紹,卻仍然對中國歷史連最基本的認識都沒有。我永遠搞不清楚明朝和清朝的差別,甚至不知道忽必烈是真實存在的人。我在上海到處溜達,像個十足的觀光客到處逛美術館,試圖抓到中國歷史和文化的皮毛,但實際上的認識卻很貧乏。因為大腦裡沒有任何關於這個地方的基本知識,就沒有辦法聯想到其他知識,也就無法欣賞這裡的文化。

  我不是不想學習,而是沒有能力學習。

  先累積知識,才能吸收知識。這聽起來很弔詭,針對這種弔詭現象,有專家做了研究。他們詳細寫下半局球賽的賽況,分別讓一群棒球迷和一般觀眾閱讀,然後測驗他們能記得多少。

  結果發現,棒球迷會以重點事件(如球員進壘、得分)組織自己的記憶。他們能清楚重建這半局的比賽,記住許多細節,有個測試員甚至感覺他們在大腦中閱讀著一份記分卡。但一般觀眾記得的重點事件較少,而且只記得一些表面上的訊息,例如當時的天氣情況。在他們腦中缺少詳細的球賽畫面,就無法處理大腦吸收的新資訊。他們分不清什麼是重要的,什麼是不重要的,當然也就記不住重點。

  如果大腦事先對某個訊息有個概念性的框架,就可以植入新接受的訊息。但如果沒有可供值入新知的認知框架,很多東西當然看過、聽過就忘了。

 

閱讀完整內容

 


 

《大腦這樣記憶,什麼都學得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