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即將瀏覽限制級內容
請確認您已年滿18歲,才能瀏覽此頁內容
是,我已年滿18歲
返回
新書推薦!
齊玲
  • 愛你一刀未剪

      焦承守從沒想過他會對一道猙獰的傷口念念不忘;這個女人有著小逞強,也有著小可愛。   被人欺了,她可以不吭聲,妄想息事寧人;但見到他被欺了,卻不惜揭露自己的祕密,也要護他周全。   這女人說也奇怪,拿出了看家本領,就只為助他度過難關,只是她開口要的謝禮,卻是橋歸橋、路歸路,從此見面不要打招呼?   不爽!大大的不爽!   好不容易旁敲側擊,洞悉了她的玻璃心。好,他道歉;好,他補救。只是當他親自將真心奉上,她竟不敢要?   她向夏竹也是個知恩圖報的人,看在他一次次「出手」相助,雖然低級無理,但誠意滿分,吃個飯、聊個天,也算聊表她的一番心意。   豈知某人根本不買帳,竟將她破天荒的主動邀約視為藉故搭訕;難道,她的幾番邀約竟廉價得全被他歸為熟悉的日常?   好,那她矜持;好,那她收斂。可這時,這男人卻抽了風,自告奮勇地為她去送死?這是什麼訊息量?帶不帶這麼跳tone的?   好不容易亂感動一把,心防大卸,這男人卻前腳和她擁抱看日出,後腳和別的女人擁抱談未來,甚至為了保護妹妹,把她像細菌一樣揮開。   她忽然就醒悟了,原來,她的愛情只是一場精蟲肆虐;仔細想想,她好像虧了,論次計價的話,就算是棄婦,搞不好也能當新富。
    More
    Less

    NT$168

    馬上珍藏
      焦承守從沒想過他會對一道猙獰的傷口念念不忘;這個女人有著小逞強,也有著小可愛。   被人欺了,她可以不吭聲,妄想息事寧人;但見到他被欺了,卻不惜揭露自己的祕密,也要護他周全。   這女人說也奇怪,拿出了看家本領,就只為助他度過難關,只是她開口要的謝禮,卻是橋歸橋、路歸路,從此見面不要打招呼?   不爽!大大的不爽!   好不容易旁敲側擊,洞悉了她的玻璃心。好,他道歉;好,他補救。只是當他親自將真心奉上,她竟不敢要?   她向夏竹也是個知恩圖報的人,看在他一次次「出手」相助,雖然低級無理,但誠意滿分,吃個飯、聊個天,也算聊表她的一番心意。   豈知某人根本不買帳,竟將她破天荒的主動邀約視為藉故搭訕;難道,她的幾番邀約竟廉價得全被他歸為熟悉的日常?   好,那她矜持;好,那她收斂。可這時,這男人卻抽了風,自告奮勇地為她去送死?這是什麼訊息量?帶不帶這麼跳tone的?   好不容易亂感動一把,心防大卸,這男人卻前腳和她擁抱看日出,後腳和別的女人擁抱談未來,甚至為了保護妹妹,把她像細菌一樣揮開。   她忽然就醒悟了,原來,她的愛情只是一場精蟲肆虐;仔細想想,她好像虧了,論次計價的話,就算是棄婦,搞不好也能當新富。
    More
    Less
伍婈
  • 那樣的女子

    自詡為女強人的女人,自詡為好男人的男人, 一碰頭就炮火四射,誰輸誰贏已不是重點, 不小心淪為戰俘,代誌才大條。 入眼之前,漫不經心,當他是驢。 用情之後,風吹草動,以她為重。 妳若要我,請耐心等候。 下達最後通牒,他知道愛情從來不省事, 不管繞多大圈、走多少冤枉路,他都不打算放手了。
    More
    Less

    NT$168

    馬上珍藏
    自詡為女強人的女人,自詡為好男人的男人, 一碰頭就炮火四射,誰輸誰贏已不是重點, 不小心淪為戰俘,代誌才大條。 入眼之前,漫不經心,當他是驢。 用情之後,風吹草動,以她為重。 妳若要我,請耐心等候。 下達最後通牒,他知道愛情從來不省事, 不管繞多大圈、走多少冤枉路,他都不打算放手了。
    More
    Less
黃苓
  • 用鏡心機

    一面鏡子!一面關於她生死的鏡子! 哼!無稽之談,她可不信。 但她爹爹可是深信不疑,還因此好好的夫子不做改行當起道士。 這下可好,不管傳言是不是真,至少她度過十九歲生辰之前—— 找鏡子會是她最重要的人生目標,讓她得在各富貴人家裡當丫頭,努力挖「寶」! 哇!這荊府的主子爺可真是虎背熊腰、令人忘之敬畏! 怪的是,她這貌不驚人又老在他面前出醜的丫頭,為何獨得他青睞? 嚇!這……這對她嘰哩咕嚕、擾得她不得安眠的鬼鏡子! 原來……原來真有詛咒一事! 嗄?要解咒就得由她去勾引爺、要爺取她為妻? 憑她?唉唉唉!下輩子吧……
    More
    Less

    NT$130

    馬上珍藏
    一面鏡子!一面關於她生死的鏡子! 哼!無稽之談,她可不信。 但她爹爹可是深信不疑,還因此好好的夫子不做改行當起道士。 這下可好,不管傳言是不是真,至少她度過十九歲生辰之前—— 找鏡子會是她最重要的人生目標,讓她得在各富貴人家裡當丫頭,努力挖「寶」! 哇!這荊府的主子爺可真是虎背熊腰、令人忘之敬畏! 怪的是,她這貌不驚人又老在他面前出醜的丫頭,為何獨得他青睞? 嚇!這……這對她嘰哩咕嚕、擾得她不得安眠的鬼鏡子! 原來……原來真有詛咒一事! 嗄?要解咒就得由她去勾引爺、要爺取她為妻? 憑她?唉唉唉!下輩子吧……
    More
    Less
杜默雨
  • 年年有魚

    子非魚,安知魚之樂? 想他非魚天師三歲即成了小沙彌;十歲入行當驅邪趕鬼的道士,到如今二十好幾,隻身闖江湖,出來看世面,這一路走來…… 鏘鏘鏘!瞧他遇著什麼了── ──骷髏頭。可憐喲!死後曝屍荒野,無人聞問,他就順手將它給埋了吧。 咦?面前怎地突然出現一條滿臉落腮的大漢? 他,骷髏頭的正主兒?哦,他「看見」鬼了,且還是「請不走」的鬼兄。 ──香靈庵受盡欺凌的長短腳小尼姑。可歎喲! 明明長相清麗又善良,偏給罵成了笨蛋和醜陋。 嘿,不「拐」小尼姑脫離苦海他於心不忍。 唉!拐是拐到了,但,他這還了俗的妹子還是不快樂呀,老說命天定,半點不由人;她前輩子造孽的喪氣話。 看來,他得來點「師傳」的把戲,讓她從此以後天天開心……
    More
    Less

    NT$130

    馬上珍藏
    子非魚,安知魚之樂? 想他非魚天師三歲即成了小沙彌;十歲入行當驅邪趕鬼的道士,到如今二十好幾,隻身闖江湖,出來看世面,這一路走來…… 鏘鏘鏘!瞧他遇著什麼了── ──骷髏頭。可憐喲!死後曝屍荒野,無人聞問,他就順手將它給埋了吧。 咦?面前怎地突然出現一條滿臉落腮的大漢? 他,骷髏頭的正主兒?哦,他「看見」鬼了,且還是「請不走」的鬼兄。 ──香靈庵受盡欺凌的長短腳小尼姑。可歎喲! 明明長相清麗又善良,偏給罵成了笨蛋和醜陋。 嘿,不「拐」小尼姑脫離苦海他於心不忍。 唉!拐是拐到了,但,他這還了俗的妹子還是不快樂呀,老說命天定,半點不由人;她前輩子造孽的喪氣話。 看來,他得來點「師傳」的把戲,讓她從此以後天天開心……
    More
    Less
鏡水
  • 今生不做鬼

    他是在人成胎前負責捏命的捏胎鬼,她的一句謝謝,使他一個分心,錯手在她耳上留下印記,讓他從此有了等待,等待她一世又一世的輪迴…… 啊!這新來的捏胎鬼在做什麼? 竟想讓她又窮又絕,長長的一生只有孤苦與寂寞! 不!他要阻止……啊—— 跟著墜入輪迴圈,現在的他究竟是人是鬼? 少了七情六慾,所有人該有的情緒反應他真的不了解,然而她,悄悄投注在他身上的心意,他居然漸漸能感受到…… 心,像開了一道口,怦怦亂跳! 因她承諾一生永不分開的陪伴,他要反抗命運、悖離輪迴! 她生,他就想盡辦法不死!為了她,他今生不做鬼……
    More
    Less

    NT$130

    馬上珍藏
    他是在人成胎前負責捏命的捏胎鬼,她的一句謝謝,使他一個分心,錯手在她耳上留下印記,讓他從此有了等待,等待她一世又一世的輪迴…… 啊!這新來的捏胎鬼在做什麼? 竟想讓她又窮又絕,長長的一生只有孤苦與寂寞! 不!他要阻止……啊—— 跟著墜入輪迴圈,現在的他究竟是人是鬼? 少了七情六慾,所有人該有的情緒反應他真的不了解,然而她,悄悄投注在他身上的心意,他居然漸漸能感受到…… 心,像開了一道口,怦怦亂跳! 因她承諾一生永不分開的陪伴,他要反抗命運、悖離輪迴! 她生,他就想盡辦法不死!為了她,他今生不做鬼……
    More
    Less
白玉虹
  • 鬼迷心竅

    剛搬進新居、頭一個夜晚,他就……撞見鬼了!? 而且還是隻容貌清麗的、吐長舌頭的、會嘲笑他的吊死鬼! 咦?他、他摸得到她的「身體」,微微的涼…… 鬼……原來並不如想像中那樣可怕呀,連向來膽小的他都敢跟她槓上了—— 哼!誰教她初次見面就開口要他幫忙! 也不去探聽探聽,他可是素有精明之譽的商人,沒有利益的事,他哪可能會做! 正義感?沒有! 同情心?沒有! 良心?被狗啃了! 所以,幫忙的事就甭談了。 可是,為什麼最後他還是……幫了?而且幫得心甘情願! 莫非他……中邪了?!
    More
    Less

    NT$130

    馬上珍藏
    剛搬進新居、頭一個夜晚,他就……撞見鬼了!? 而且還是隻容貌清麗的、吐長舌頭的、會嘲笑他的吊死鬼! 咦?他、他摸得到她的「身體」,微微的涼…… 鬼……原來並不如想像中那樣可怕呀,連向來膽小的他都敢跟她槓上了—— 哼!誰教她初次見面就開口要他幫忙! 也不去探聽探聽,他可是素有精明之譽的商人,沒有利益的事,他哪可能會做! 正義感?沒有! 同情心?沒有! 良心?被狗啃了! 所以,幫忙的事就甭談了。 可是,為什麼最後他還是……幫了?而且幫得心甘情願! 莫非他……中邪了?!
    More
    Less
迷迭
  • 不要認錯人

    呃,他……真的長得很……那個嗎? 怎地這些個「好兄弟」見著了他,個個熱絡地像見到了自家人一樣? 他分明是個俊逸美形少年啊,聽說日本很流行的耶! 也罷也罷!大夥兒相安無事便行,至少他們沒有活人的一肚子拐,好相處得很! 不過,好兄弟和他一見如故還算正常,誰教他天生一副奇骨呢? 可這膽小如鼠的小妮子…… 她分明是活生生的人類啊,怎麼她也當他是遊魂來著? 還三天兩頭不是送來四物湯就是中將湯的…… 小姐啊,他沒有女人方面的不順問題好不好! 不行!他不能任由她再這般……嚇破膽下去了,是該他出手的時候了!
    More
    Less

    NT$130

    馬上珍藏
    呃,他……真的長得很……那個嗎? 怎地這些個「好兄弟」見著了他,個個熱絡地像見到了自家人一樣? 他分明是個俊逸美形少年啊,聽說日本很流行的耶! 也罷也罷!大夥兒相安無事便行,至少他們沒有活人的一肚子拐,好相處得很! 不過,好兄弟和他一見如故還算正常,誰教他天生一副奇骨呢? 可這膽小如鼠的小妮子…… 她分明是活生生的人類啊,怎麼她也當他是遊魂來著? 還三天兩頭不是送來四物湯就是中將湯的…… 小姐啊,他沒有女人方面的不順問題好不好! 不行!他不能任由她再這般……嚇破膽下去了,是該他出手的時候了!
    More
    L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