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即將瀏覽限制級內容
請確認您已年滿18歲,才能瀏覽此頁內容
是,我已年滿18歲
返回
幸福人生的練功秘笈

莊子白皮書

JT叔叔2018幸福人生的練功秘笈

 

讀者好評不斷 :

“情緒煩惱越來越少了,非常感謝JT叔叔幫助我走上了認識自己的過程,非常感謝! “

“內容很實在,莊子確實比西方心理學強多了。”

“非常非常適合我練的心理功法,受益良多……開心、不糾結,向真我而活!感謝遇見JT叔叔,拯救了我的心靈! ”

“希望做一個像JT叔叔一樣幸福的人。”

“看完後,人生的難題都解決了! ”

“這本書猶如人生測謊機,看破了謊言,也就沒什麼好執著與糾結了,人生不就是要開心嘛。”

 

  ►實體書這裡買

  ►電子書這裡買

 

精彩內容搶先試閱

 

怎樣可以不在意他人的看法

 

問:

我很會在意他人的看法,要怎樣才能不在意?

答:

不知道你會不會常有這樣的感覺?對於別人的批評,會很難放下;被人責怪了,會一直難過;被人誇獎了,會好幾天都一再回想起來,在心中偷笑一下(尤其是當這責怪或批評是來自你心目中的權威角色的時候)?

如果會有這種情況,是不是可以說,你在意識形態上,其實就是一個「奴性」很重的人了;不管事實上你的社會位階有多高。

而會有這種現象,表示,一個人的意識之中,「罪惡感」這個波長的念波佔的比例偏多了,所以,情緒會一直被「懲罰」這個主題黏住。

有一部分的這種人,並不是都在戰戰兢兢地在害怕他人的否定,而是反過來「邪惡外部化投射」,自己就扮演審判者的角色,隨時,有意無意地,都在注意到別人做錯了什麼,而會覺得對方「應該受到處罰」才對,而當對方沒有遭到處罰、或更廣義的「報應」的時候,這個人就會覺得心裏不能坦然。

因為,即使他自己也不想做這麼一個喜歡批判他人的人,他的意識態上的設定,「人應該如何如何」的道德指令偏多的時候,也會使他「沒有辦法不成為」一個居高臨下的審判者般的角色──不管他的社會地位多低賤。

一旦形成了這種意識設定,有的人也不喜歡這樣的感覺,甚至也會對自己說:「不要這麼在意他人的眼光啊!」可是,想要不在意,還是會在意。

人要真的不在意一件事情,需要意識之中沒有和那件事同類頻率的念波,才能夠不起共鳴,光是鼓勵自己看開,是沒有什麼用的。

會在意,就代表意識已被同質的念波主導了。

 

還是會想辯,要怎麼辦?

 

「支離其德」,莊子說:「打殘你的道德。」

這種情緒的源頭,是你自己裏面種種「對的」、「人應該怎樣」的道德設定。

那麼,你或許會想問了:沒有了道德,那不是就變成很糟糕的壞人了嗎?

如果一個人有天然的同理心,其實,對他人,會能夠理解、能夠尊重,說壞也壞不到哪裏去。

但是,這件事情,本質上的矛盾是在於:這個世代的人類文明,總是習慣於,以人工的罪惡感(也就是道德指令)去取代天然的同理心。

於是,我們也都可以看到:一個愈是道德指令嚴明的人,站在對方的立場,體恤、理解他人感受的能力,也就愈為智障。

這也是莊子說的「均亡羊」(都把羊搞丟了)理論:為了你覺得對的理由,而丟失了心中之真、心中之天、心中之神──或者說右腦承認事實的功能。

所以,首先,以支離其德的角度而言,人的「正確的觀念」所形成的道德的自我,是最喜歡去壓制、去消滅「靈魂真我的聲音」的我執兵器。因為靈魂真我也代表了萬物共享的意識海洋,靈魂真我被破壞了,天然的同理心也就消減了。

我自己採取的支離其德的練習,簡稱「長紫氣」,也就是GP值(Guilty Pleasure,有罪惡感的快樂)的集點活動。

我自己的經驗是:多做「有罪惡感,但會比較快樂的選擇」,幾年下來,我對他人的同理心,反而是穩定地在進步;並不像一般人想像的「愈來愈任性、不把別人當人」。

這是因為,當你沒有道德可以去審判對方的時候,你除了好奇、理解、尊重對方之外,也沒有別的選項了。

罪惡感,甚至羞恥心,本身就是一種「不實念波(簡稱『我執』)」,是人的自我(ego)坨坨想要消滅靈魂的呼喚時會發射的飛彈。

比如說,有些人因為學業、事業競爭輸人,而有罪惡感,但那時候,說不定他的靈魂呼喚其實是:「拜託你趕快去休息!你再這樣下去,後半生的健康全都賠掉了!而且養成了累積壓力的習慣,你自己、以及跟你有接觸的人,能量都會被污染!」

又或者,有的人因為沒有常和父母通電話而有罪惡感,這時候,他的靈魂呼喚有可能是:「你的父母情緒上對你的執著已經很重了,你還這樣一直去撩撥他們!你最好出國去躲個一年半年,讓他們的人生少了你,他們才有機會學會過好自己的生活啊!」

有的人對吃什麼東西會肥有罪惡感,但或許那時你的身體根本是在慘叫著:「拜託給我膽固醇,我的神經已經瘦得快斷掉了!拜託給我吃甜食,我需要腦內嗎啡!」

基本原則是:如果你的靈魂呼喚「並沒有」要和這個人談戀愛,而你發現自己不夠愛對方的時候,你就會有罪惡感。如果你的靈魂呼喚是「要去愛他」,而你卻甩了對方,反而會甩得理直氣壯的(我執要幹什麼都是理直氣壯的),但你會不快樂,人會又怒又虛,但一直跟人強調你這麼做是多有道理,來自我合理化。

比如說,小孩事實上根本就不需要你去擔心操心的時候,你最會覺得「自己非要去好好擔心操心才算是有良心的好父母」而被罪惡感虐得亂七八糟的。

總之我執就一向是「壓根兒沒有這麼一回事」的事,鬧得最凶。所以才會有人說「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所以才會有人說「家家有本難唸的經,你不去唸就沒經」。

而「罪惡感」的念波,累積成習慣了,通常都還會惡化成更低一級的「羞恥心」的念波。羞恥的念波,在日常生活中的發作方式,一個是「緊張」(非常非常在意他人的看法,所以深怕自己有一點點不完美,但事實上是不可能完美,所以很焦慮);另一個是「面子」,絕對不能允許自己被人瞧不起。而心情上被緊張和面子支配慣了的人,往往對待他人的態度,就會出現「控制狂(control freak)」的傾向。

也就是說,當我執的力道「只」到達罪惡感的級數時,我執全心全意要用罪惡感的「自以為非」來消滅的,是自己的心中之神、靈魂的呼喚;但到達了羞恥心的級數時,就會被「愛面子」的緊張兮兮所支配,而更要去消滅別人的心中之神了。

所以,我偶而聽人說「你的爸爸媽媽這樣也是為你好啊,他們也是沒有惡意的……」這種話時,都覺得很沒有意思:控制狂性格的人,他的控制狂是有清楚的目的指向「一定要消滅對方的心中之神」的,這,是最純粹的惡意才對吧?但是這樣子的人,他本人,因為我執的力道已太強了,我執就一定會如此相信:「我這是出自愛呀!是善意啊!」如此感覺不到自己的惡意,那也就到達「人格解離」了。

之所以「支離其德」,我又稱之為「長紫氣」,是因為人的基因雙螺旋,本身也像蓄電池一樣,可以貯存波長為380納米的光,這種光在可見光邊緣,有些人看不到,有些人可以把它看成紫色。中國人說「紫氣東來」的Dawn Purple(黎明紫),天亮之前,有人看到的天空是全黑,有人看到的是紫色的。

這種撐住基因不要「壞掉而變成癌細胞」的重要能量,每當人的罪惡感打傷心中之神的時候,就會被擠掉一些些。擠掉太多了,人就會非常容易得癌。而這種紫氣,卻不能藉由運動養生或氣功的修練而取得;因為是不同向度的事件。

於是,氣功練得很勤,全身氣飽勁足之人,如果他的為人,就是那種門規教條一大堆、總在約束別人的說教大王,有時反而長癌長得亂七八糟的。

自以為怕生病,每天戰戰兢兢地做著運動的人,偶而滿懷罪惡感地偷懶一天而不做,說不定偷懶的這一次反而比較防癌。因為,要把失去的紫氣吸收回來,需要藉由「有罪惡感的快樂」。

有人聽我說這個,就說:「那我就多多做有罪惡感的壞事就對了!」

這是話沒聽仔細吧?我說的是「有罪惡感,但快樂」的選擇。有很多情況,比如說說謊騙人、打人、腳踏幾條船、情緒爆炸一拍兩散式的大鬧一場,或是懶在家不去工作當米蟲之類的,人在其中,你並不快樂;這種的,即使會有罪惡感,也沒有用。

道家的訓練,如果用《舊約聖經》的比喻,就是:人原本的狀態,是喜歡性愛,而沒有罪惡感的;但人吃了是非之果之後,對性愛產生了羞恥心,於是上帝就覺得人壞掉了,把人丟出樂園。人的「原罪」,是讓罪惡感和羞恥心取代了心中之神。

如何吐掉是非之果(左腦),而吃回生命之果(右腦)的技法,可以說是道家訓練的本質。而換一個說法,也就是《新約聖經》中,耶穌不斷地在大聲疾呼的一個主題:「我們要去除人工的罪惡感,回復天然的同理心!」

或者再換一個角度,用《莊子》第六篇的觀點來看,那會很像是「賽斯資料」的最後一層修練,價值完成療癒法的論點:「宇宙間的萬生萬物基本的設定,本就是在互相幫助彼此的,愈能愛自己的人,往往結果會有愈多的愛可以分享給別人。因此,當人類可以脫離罪惡感的掌控,而全力自私的時候,往往結果會對他人最有幫助──也就是說,盡到了這個個體最大的價值完成(無論是扮演善良或邪惡的角色)──因此,如果你還沒有辦法對世界、對他人有幫助,往往問題是在於,你還不夠自私。」

再回到一開始的主題,如果你是一個很會在意他人看法的人,經過我前面的說明,是不是也能明白:這不是一個叫人「不要執著,要看開」就可以輕鬆解決的事件?中間需要修練的份量是很大的。

況且,我前面講的,也不會真的有用。因為,支離其德,是《莊子》第四篇幾招主要技法的其中之一,而第四篇的技法,最好是四五招都同時一起做到的時候,才會比較產生效果;但,如果不是第二篇、第三篇的基本功練得很熟的人,基本上沒有「力氣」(或說腦容量)同時做到這四五招。

所以路途還遠,不用急,承認「沒法子立刻做到」的事實,心裏也會好過一些。

不過,話又說回來,我見過不少人,是一下子就做得到的。

這些天才,是本來就我執極重,不把人當人看的極傲之人。遇到別人的指責,只要更加「解離(左腦直接把右腦承認事實的能力殺死)」一點點,不管別人是有如何的真才實力或有事實根據,他都不必承認,愛把對方看得多垃圾就看得多垃圾,這樣,也就不在意了。

我的課堂,就連助教都在唏噓:「難怪世上解離之人多,因為,練《莊子》好難,而直接解離太容易了。」

到底,情緒,是左腦偏離事實時,「專門用來承認事實的」右腦所發出的慘叫聲(遁天倍情)。把右腦直接打死,也就沒情緒了。

 

問:

有情緒時,向自己心內察看,不將問題拋給別人,這樣做,常常會陷入自責,而自責時能量很低,自己相當不舒服。究竟向內看時如何不陷入自責?

還有一時也找不到事實真相時,或者就算找到真相,卻也不能真心接受時,我能做些什麼呢?

答:

我對你的問題是有興趣回答的。但,可否多舉幾個實例給我?在個別的故事中,可能可以找到不一樣的真相。但,你問的問題,總的來說是:

1,最簡單的方式是,你犯的毛病(我們姑且不要用對錯的角度去說你『錯』,但有些事,我相信你自己也不喜歡自己這樣的,比如說粗心忘了帶東西之類的),先連續三十天、甚至一百天堅持決不再犯。先做到不犯同一件事之後,你就會覺得:整個事件只是幫助你心力變得更好的機緣──讓這個事件得到價值完成──變成「感謝它」,就不會自責了。

很多人都誤以為「心法」是要如何在唯心的世界「想開」,但事實上是:行為上的實踐,往往比你只搞「心」要有效得多。

不過,如果只說心法,莊子系統的訓練,其中的基調,大約都是以下述「道德中性」的方式,來讓人不必自責的:

一個人如果用道德來批判自己,得出的結論會是「我是錯的,我需要被處罰」,這樣子的調子,會變成自責。

但是,一件同樣的錯事,如果用科學正確的、道德中性的、心力的角度來看,比如說,這件事沒搞妥善、甚至是闖禍了,以「莊子式」的反省,也可以把這「過錯」轉碼成:「我沒有承認事實、我不夠認真、不仔細、不謹慎、粗心了……」等等心力不充足的現狀、實況。

而心力不充足,是一種「能力向度」而非「道德向度」的事,它所導向的,不是「處罰」,而是「練功」;就好像受了內傷,所以需要練九陽神功、易筋經什麼的。人在「練功養傷」模式時,對自己是有同理心、有愛的,這樣的反省,便不會引發自責的感受。

如果我們能把握住這些闖禍的機緣,確實把心力練得更強了,漸漸地,自責的念頭,我們就會很清明地認出它是不實念波,而不會再去動它了。

2,找不到真相,就只能再找、再等機緣了,這也沒有捷徑的。但前面說的,如果你先做到了,生命的質感至少會是正面的、舒服的感受。

如果是「找到真相也不能真心接受」,如果你找到的,真的是事實,就只能硬的在「行為」上做到承認它。行為先做到了,心會跟上。

►想掌握人生幸福看更多內容

焦點推薦
  • 莊子白皮書

    這是JT叔叔2017年度莊子課程的內容輯錄,全書七十二萬字。 JT叔叔莊子課的特色是,主張把《莊子》當作一本練功秘笈,大家在生活中實踐其中的修練招式,在生活中長養功力。 而從另外一個角度而言,JT叔叔認為,修「真」,其實也就是等於在去除我們生命中的謊言,讓我們心中不再拿著幻想的地圖,而害自己老走路踩進水溝、撞電 線桿,活在一個「如實」的世界之中。 以下是書中一部分內文摘錄: 莊子的基本理論地圖是: 人的右腦,主要的功能,是「承認事實」的一種自我測謊功能。因為人有右腦,所以我一個譚某人要叫我自己相信「我姓王」,無法做到。 人的左腦,是一種二元對立的「邏輯推理」用的腦,但沒有承認事實的功能。如果切除右腦的功能,你跟左腦說:「猴子會爬樹,而烏龜是一種猴子,所以烏龜會爬樹。」左腦會說:「對,沒錯。」只要是合邏輯的,左腦都會放它過關,不會去確認「烏龜不是猴子」、或是「烏龜不會爬樹」之類的事實。 左腦為表面意識(肉體人對應三維世界的自我),右腦為潛在意識(靈魂人高維世界的自我)。因為左腦沒有足夠的維度作為右腦信息的容器,所以右腦的信息往往要以「象徵物(例如夢與詩)」或「肉體衝動(例如忽然好餓好累好想吃牛排)」的方式與左腦溝通。一般道教辭彙,左腦為識神,右腦為元神。 表面意識中的潛在意識含量,左腦所能連接上(access)的右腦,莊子稱為心中之天、心中之真,醫家稱為心中之神。 左腦中邏輯推導而偏離事實的謊言,不實念波(以及不承認事實的行為),以下簡稱我執。莊子則稱之為「人/偽」,在第二篇〈齊物論〉中,稱之為是非心。 左腦產生的不實內容,我執,會有兩個方面的特徵: 1.我執本身因為不是事實,所以自然會害怕自己被事實消滅,因此會用力想說服他人相信自己是對的,人的辯論、說服、勸說,都是來自不實念波。百分之百符合事實的念波(例如我早上吃了個雞蛋),不會有說服別人相信自己的渴望。人被我執「想說服他人」的衝動支配時,就會努力證明自己的意見是「對的」,故也稱「是非」。而這一類的不實念波會彼此幫忙,結成一坨,這一大坨的不實念波,稱為自我(ego)。 2.當人在被我執拉過去時,右腦會發出警訊:「情緒」。一般人以為生氣、不高興,是因為受到他人的傷害之類。但在莊子的系統認為,情緒是「左右腦意見不統一」所產生的生理現象:你媽是一個爛人你就承認她是個爛人而小心不要被她搞到,在承認事實的情況下,人不會有情緒;你老公沒那麼愛你,而你以為他有這麼愛你,期待他記得幫你做什麼事,結果他忘了……這樣情緒就會很大。 你對他沒情緒的那個爛人,壞的程度,有時還遠超過令你氣得要命的那個不很爛的人,所以,情緒是來自於不承認事實,而不是對方對你多壞。 也就是說,情緒、或辯論衝動,本來都是你「搞錯了」的時候的警訊,可是現在的人,卻大都被家人、社會洗腦成以為自己是「對的一方」。這樣一種的人間集體制約,簡稱業海。 人的「心力」,是感知力和表現力:愈有辦法承認事實的人,感知力就愈好。 人的「心境」,是心力好到量變到達質變,能夠統合一個一個相反對立的觀點(唯物辯證法的『正+反=合』),化除矛盾,而得到的「更高次元」的視角。也就是人的自我,從肉體人「偽」的自我ego,慢慢轉移到靈魂人「真」的自我Self。 道家的訓練,要做的是,去除意識中「非事實」的謊言部分,所以很直白地稱作「修真」。 修真,具體的做法,是依據前述我執的兩個特徵: 第一招:當發現自己想要說服別人、勸別人、或為自己辯解的時候,就要立刻把這種行為停下來,而去想:「我是少承認了什麼事實、什麼地方搞錯了,才會這麼想要對方接受我的意見?」接著繼續勤奮地去找到自己沒看見的事實,承認事實,一直做到這個辯論衝動完全消失為止。 第二招:每當不高興、生氣的時候,不要向任何人發脾氣,而是要問自己:「我是什麼地方搞錯了、是什麼事實沒承認,所以我的右腦才會這樣警報一直嗶嗶響?」然後,勤奮地去找到自己沒看見的事實,並且在行為上做到承認事實(比如說這個人事實上是你講了也不會聽的,你還要講他,就是行為上不承認事實),一直做到這個不舒服完全消失為止。 以上,莊子基本功就說完了。 之所以還要開這個課程,一是在課堂看原文,可以欣賞原文的文學之美;另外,這兩招,要在日常生活中都做到,其實,非常難;很多會破功、會卡關的地方,我在課堂上補充多一點小貼士,讓大家好練一點。
    More
    Less

    NT$450

    馬上購買
    這是JT叔叔2017年度莊子課程的內容輯錄,全書七十二萬字。 JT叔叔莊子課的特色是,主張把《莊子》當作一本練功秘笈,大家在生活中實踐其中的修練招式,在生活中長養功力。 而從另外一個角度而言,JT叔叔認為,修「真」,其實也就是等於在去除我們生命中的謊言,讓我們心中不再拿著幻想的地圖,而害自己老走路踩進水溝、撞電 線桿,活在一個「如實」的世界之中。 以下是書中一部分內文摘錄: 莊子的基本理論地圖是: 人的右腦,主要的功能,是「承認事實」的一種自我測謊功能。因為人有右腦,所以我一個譚某人要叫我自己相信「我姓王」,無法做到。 人的左腦,是一種二元對立的「邏輯推理」用的腦,但沒有承認事實的功能。如果切除右腦的功能,你跟左腦說:「猴子會爬樹,而烏龜是一種猴子,所以烏龜會爬樹。」左腦會說:「對,沒錯。」只要是合邏輯的,左腦都會放它過關,不會去確認「烏龜不是猴子」、或是「烏龜不會爬樹」之類的事實。 左腦為表面意識(肉體人對應三維世界的自我),右腦為潛在意識(靈魂人高維世界的自我)。因為左腦沒有足夠的維度作為右腦信息的容器,所以右腦的信息往往要以「象徵物(例如夢與詩)」或「肉體衝動(例如忽然好餓好累好想吃牛排)」的方式與左腦溝通。一般道教辭彙,左腦為識神,右腦為元神。 表面意識中的潛在意識含量,左腦所能連接上(access)的右腦,莊子稱為心中之天、心中之真,醫家稱為心中之神。 左腦中邏輯推導而偏離事實的謊言,不實念波(以及不承認事實的行為),以下簡稱我執。莊子則稱之為「人/偽」,在第二篇〈齊物論〉中,稱之為是非心。 左腦產生的不實內容,我執,會有兩個方面的特徵: 1.我執本身因為不是事實,所以自然會害怕自己被事實消滅,因此會用力想說服他人相信自己是對的,人的辯論、說服、勸說,都是來自不實念波。百分之百符合事實的念波(例如我早上吃了個雞蛋),不會有說服別人相信自己的渴望。人被我執「想說服他人」的衝動支配時,就會努力證明自己的意見是「對的」,故也稱「是非」。而這一類的不實念波會彼此幫忙,結成一坨,這一大坨的不實念波,稱為自我(ego)。 2.當人在被我執拉過去時,右腦會發出警訊:「情緒」。一般人以為生氣、不高興,是因為受到他人的傷害之類。但在莊子的系統認為,情緒是「左右腦意見不統一」所產生的生理現象:你媽是一個爛人你就承認她是個爛人而小心不要被她搞到,在承認事實的情況下,人不會有情緒;你老公沒那麼愛你,而你以為他有這麼愛你,期待他記得幫你做什麼事,結果他忘了……這樣情緒就會很大。 你對他沒情緒的那個爛人,壞的程度,有時還遠超過令你氣得要命的那個不很爛的人,所以,情緒是來自於不承認事實,而不是對方對你多壞。 也就是說,情緒、或辯論衝動,本來都是你「搞錯了」的時候的警訊,可是現在的人,卻大都被家人、社會洗腦成以為自己是「對的一方」。這樣一種的人間集體制約,簡稱業海。 人的「心力」,是感知力和表現力:愈有辦法承認事實的人,感知力就愈好。 人的「心境」,是心力好到量變到達質變,能夠統合一個一個相反對立的觀點(唯物辯證法的『正+反=合』),化除矛盾,而得到的「更高次元」的視角。也就是人的自我,從肉體人「偽」的自我ego,慢慢轉移到靈魂人「真」的自我Self。 道家的訓練,要做的是,去除意識中「非事實」的謊言部分,所以很直白地稱作「修真」。 修真,具體的做法,是依據前述我執的兩個特徵: 第一招:當發現自己想要說服別人、勸別人、或為自己辯解的時候,就要立刻把這種行為停下來,而去想:「我是少承認了什麼事實、什麼地方搞錯了,才會這麼想要對方接受我的意見?」接著繼續勤奮地去找到自己沒看見的事實,承認事實,一直做到這個辯論衝動完全消失為止。 第二招:每當不高興、生氣的時候,不要向任何人發脾氣,而是要問自己:「我是什麼地方搞錯了、是什麼事實沒承認,所以我的右腦才會這樣警報一直嗶嗶響?」然後,勤奮地去找到自己沒看見的事實,並且在行為上做到承認事實(比如說這個人事實上是你講了也不會聽的,你還要講他,就是行為上不承認事實),一直做到這個不舒服完全消失為止。 以上,莊子基本功就說完了。 之所以還要開這個課程,一是在課堂看原文,可以欣賞原文的文學之美;另外,這兩招,要在日常生活中都做到,其實,非常難;很多會破功、會卡關的地方,我在課堂上補充多一點小貼士,讓大家好練一點。
    More
    Less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