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風尚

放浪兄弟AKIRA 回首精采來時路

日本唱跳天團始祖「EXILE放浪兄弟」成軍16年,2001年出道就以精湛的舞技和特有的風格征服歌壇成員,各個都具有出色才藝,在歌壇中有著無法取代的地位,至今已在日本累積2千萬張專輯的驚人銷售。團員一路從7人增加至19人,就連後來加入的帥哥成員AKIRA,如今也屆滿出道10週年。為了留下美好紀念,AKIRA特別邀得知名攝影師Kei OGATA掌鏡,於北好萊塢日落大道附近取景拍攝,推出《The Man of EXILE AKIRA 2006-2016》紀念寫真集。整本寫真書全由AKIRA親身監製,內容可說是從2006年到2016年AKIRA的大歷史「全紀錄」,就連前隊長HIRO的照片也收藏在書中,裡面還附有一張DVD,是AKIRA第一次自己監製的MV,用心程度讓粉絲相當感動。為了這本出道十年的寫真集,AKIRA更特地來台宣傳,與我們獨家分享一路拼搏而來的諸多感觸。   回到夢想的開端 AKIRA坦言,「這本寫真集有點像是我們放浪兄弟的遊戲攻略本,篩選出來的每張照片都是特別珍貴的回憶,裡頭有許多不同身份的我,包括:演員、表演者、Fashion Icon,完整呈現我的過去、現在與未來,希望大家能看到截然不同的AKIRA,重新認識我和放浪兄弟這個團體。」十年工作生涯中,令AKIRA最難忘的轉捩點,適逢主唱脫團,因此加進他及另一個新主唱。「在我還沒加入前,便去美國洛杉磯負責製作拍攝放浪兄弟一首叫〈Hero〉的音樂錄影帶,其實當時內心是希望自己能成為放浪兄弟的一員,其後也實現了夢想。這次特地回到當初拍MV的地方,重新拍攝了一支新版音樂錄影帶,收錄在寫真集DVD裡,和最初的自己重新連結。」 多年來,AKIRA始終保持朝氣蓬勃的狀態,他分享健身及日常飲食是自己特別注意的部份。每次演唱會彩排前一個半小時都會開始健身,彩排結束後,相隔五到六個小時,再健身二個小時,這是演唱會期間每天都會做的事。此外,他每天都會吃『茖蔥(日文:行者大蒜)』,還會把青汁粉加入新鮮純果汁中,補充每日必須的維生素。「但最重要的還是心境,享受當下的人生,不要怕挑戰任何事情,以享受的角度來做的話,就會過得很開心及自在。」 AKIRA不僅是日本演藝界的時尚代表,也經常受邀各大國際時裝週,近期更成為繼強尼戴普、貝克漢之後,Ralph Lauren的品牌代言人,同時也是亞洲第一位男藝人擔任該品牌的代言人。來台拍攝當天,他特別準備了正式和休閒兩套Look,用心程度倍感溫暖。 致,有夢的人 因為經常來台灣的EXPG教課,AKIRA對於台灣有一份很特殊的情懷:「每次來台灣都有種懷舊安心的舒服感,不管是空氣中的味道或是街上的感覺。」關於吃喝玩樂也有許多心水首選:「食物的話我很推薦『姜太太包子』的肉包;麻辣鴨血的話還是最喜歡『鼎王』的,還有『運鈍根湯』。」此外,他還蠻喜歡喝的茶葉。來台灣這麼多次,只去過十分體驗放天燈,倒是還沒機會去九份和台南看看。 面對men's uno正在舉辦的【2017超級男模大賽】,AKIRA衷心給予未來想要從事這行業的人一些建議和準備方向:除了外表上,髮型弄好看、衣服穿搭得有型之外,最重要的還是內在,擁有自我個性是最重要的事。「當你成為模特兒後,可以收放自如,好比穿上各家服飾時,可以收起自己的個性,盡心展現品牌精神。」AKIRA尤其堅信,「享受過程」是非常重要的事。「希望大家可以『享受』每一件自己正在做的工作或是事情,在人生中做自己!」
男性風尚

謝霆鋒 先鋒之味

謝霆鋒做任何一件事情,都會完完全全奉獻給那個事情,唱歌如此,演戲如此,做商業如此,那麼輪到做飯也還是一樣。無數人好奇他成功跨界的原因,他用一句話做了解答。「你要得到一些你從來沒有得到過的東西,你就必須付出一些你從來沒有付出過的東西。」   2013年的年底,經紀人霍汶希第一次吃到謝霆鋒煮的飯。8道菜,從前菜到甜品,非常完整的一桌席。 她拍下了他做菜的過程,很認真地吃了每一道菜。8道菜紮紮實實進到肚子之後,她心裡踏實了——原本是有點冒汗的,作為王牌經紀人,從謝霆鋒16歲出道一起工作至今,這第一頓親手下廚的飯菜可不是隨便吃吃。 這之前的某一天,他說了自己的新想法,「不如搞一檔美食節目吧。」霍汶希沒有驚訝,合作這麼多年,她早習慣了謝霆鋒的「奇怪」。很小的時候他不願意跳舞,直接跟她說要告別舞壇,作為交換,也能用一個月的時間學會吉他和作曲。所以「他說想做廚藝一定有信心,一定是懂的。」 但是懂不懂和好不好吃又是兩件事了。她是為此憂慮。畢竟在這之前從沒有人覺得謝霆鋒是會煮飯的。 去吃這頓飯的時候,霍汶希已經接觸過浙江衛視,節目的導演和監製都定好了。此前兩年,英皇在北京成立分公司,正與浙江衛視合拍綜藝節目。得到這個消息,電視台裡一場「以美食為主題的明星真人秀」也已經開始架構。 這一餐很有孤注一擲的意思,和霍汶希一起赴宴的還有紀錄片導演陳仲祥。好在結果是令人滿意的。其實這麼多年來,對想做的事,他還從沒讓人失望過。 不過謝霆鋒聲稱自己小時候也是下過廚的,「只不過我沒有那麼認真地對待它。」 說這話的時候他穿白襯衫坐在酒店窗邊,朦朧的陽光穿透北京的霾打在他的身上,勾勒出一個溫文幹練的男人模樣。不禁讓人感慨做菜或者成長,一定有其中某一件事在他身上發生了奇妙的反應,以至於許多年來人們最熟悉的反叛和彆扭都不見了蹤影。 對做菜認真是從大概5年前開始的。2012年,謝霆鋒給自己放了假:「有一個晚上,就睡不著。突然間在網上看到舒芙蕾,大家都說好難,我就想有那麼難嗎?我那時候住在一個很小的房子,廚房不比一個小陽台大,後來就在那裡烤了一個。」 他看著烤箱裡的東西從一坨屎樣的物體慢慢慢慢發起來,最終變成一道甜點。覺得「這也沒多難啊」,可是吃起來又覺得不夠好吃。後來那晚謝霆鋒連續烤了4個舒芙蕾,就在那個小小的空間。他也發現了那種開心和放鬆,很多人都說煮飯是一種具有療癒作用的東西,這次他感覺到了。謝霆鋒說自己一直以來是會想很多東西的人,很難完全活在當下。但是他那晚在廚房裡找到了當下,也從此愛上煮飯。 從那個舒芙蕾開始,他自己天天煮飯,天天研究,繼而也開始煮給很多朋友吃。等到朋友們把他煮的東西放到網路引來關注,謝霆鋒就跟經紀人說了那句話:「不如搞一道美食節目吧。」他想的美食節目是香港最常見的那種,下午4點半檔,播個40分鐘,教大家怎麼煮菜。2個月後,經紀人霍汶希帶他推開節目招商會的大門。謝霆鋒一眼看去感覺會場裡起碼坐了1000個人。 幾年之後再想起那場招商會,這句話也是霍汶希最深的記憶。等到那些因見到謝霆鋒而激動的人群、會後把她團團圍住的客戶都變得身影模糊,只有這句在她心裡一直清晰可辨——門打開之後,這句話她也在心裡悄悄問過自己。讓她冒汗的不僅是招商會的大場面,還包括第一次做節目就在衛視黃金時段播出的壓力、A級作品的目標。但是謝霆鋒得到的答覆斬釘截鐵:「謝霆鋒,如果是你要做節目,難道我要做香港午間烹飪節目嗎?」他笑一笑沒有再說什麼。《十二道鋒味》就這樣進入了他的人生。 36歲的謝霆鋒,這位香港金像獎滿貫影帝、曾經的世界音樂大獎亞洲最暢銷歌手,以及亞洲商業領袖,音樂早已不是最激動人心的標誌,電影作品產量減少,特效公司PO朝霆穩步運作。歌手、演員、老闆等等諸多身份在他身上逐漸退到一旁,眼下貼在他身上的標籤裡,最為清晰可辨的那一個已經成了美食。 連他自己都承認現在覺得煮飯更純潔:「對於我一個演員來說,真正花在演戲的時間跟在其他應酬的時間比其實我沒演多少戲,都是在弄別的。但是從買食材到回去寫食譜,到下鍋煮飯,到上湯上菜,都是我個人的創作,整個領域都是我的。大家都說我跨界跨的很多,是,從音樂、演戲、動作、商界到美食,這也許就是我的一個階段吧。但是我覺得這個階段會是很長很長的一個階段。」 這還是那個鮮明耀眼的謝霆鋒嗎?其實想想他好像也沒有變。年少時的反叛和瘋狂只是看客最願意留在記憶裡的標籤,而他的固執和認真、他先鋒的那部分性格更是屬於謝霆鋒的方式。也正是他的這些特質才會讓你覺得,謝霆鋒還是謝霆鋒。 第一次請朋友吃自己煮的菜,就在那間烤舒芙蕾的小小房子裡。朋友當然是吃驚的,感慨於謝霆鋒竟然會煮菜。他請著請著,就從兩三個人到了十幾個人。最後只得轉移陣地去了媽媽家裡,因為廚房夠大。媽媽也是吃驚的,沒有想到他會那麼認真:十幾人來了他做的是流水席。朋友們玩得晚,下午5點多過來跟老爸打打撲克,可以一直玩到凌晨。他就不斷地煮,有時可以煮到凌晨3、4點鐘。 要知道,謝霆鋒的認真和完全投入從來不是玩的。最近幾年出來,很多年輕人問他為什麼可以跨界跨得那麼成功。 「我說就是因為我所謂的嘗試不是小試的碰一碰就走了。你們都說你們想,但是你們都騙自己的。絕大部分人說我想成功,我想怎麼樣,你真正有多想?只有你自己知道。」他這樣回答別人的問題。「你要得到一些你從來沒有得到過的東西,你就必須付出一些你從來沒有付出過的東西。」 謝霆鋒要做任何一件事情,都是完完全全奉獻給那個事情的。唱歌跳舞固執到要和英皇公司大吵,為了音樂上的自由度而自願延長合約年期;電影拍到命都不要,從1997年的《古惑仔》、1999年的《特警新人類》,拍到《逆戰》,骨頭斷了好多根。除了彎曲的左手無名指和無法伸直的手肘關節,至今肢體動作只要略微誇張,身上還會「喀喀」作響。 以至於導演許鞍華對媒體聊起他,也感慨於這種近乎拼命的認真:「有一場戲,他要跑一段然後從兩米高的地方跳下來,他只能穿拖鞋,卻要毫不猶疑地跳下去。我很感動,而且他演得也很用心,我一直覺得給他的戲份少了。」 做鋒味,3年不是什麼長時間。但在3季節目裡,他完全參與了各個環節,細緻到所有選菜和搭配都由他定奪、畫面要他看過確認的才能出,甚至從食材到榨汁機品牌無不挑剔。 第一季的他策劃請范冰冰來錄節目,第一期就做了舒芙蕾。那個時候市場對真人秀還不熟悉,鋒味是第一代有電影感的大咖真人秀,連團隊都覺得請嘉賓是最辛苦的部分。剛來北京,霍汶希臉皮挺薄,人家拒絕了,就是「好,不好意思,下次合作」。後來才學會要一直用誠意去打動別人。幸運的是謝霆峰人緣很好,要請誰,他都親力親為地自己去找朋友。以至於到後來找的明星多到有點後悔,觀眾的口味被養刁了。 「我下一個是不是要請李小龍?」他開玩笑地這麼問,《十二道鋒味》做到第3季的時候,嘉賓是張曼玉、舒淇、甄子丹、袁和平和楊紫瓊。但觀眾已經不會再像起初看到范冰冰的時候那樣「哇」了。 第3季是他最喜歡的一季,越來越多不同領域的人來參與節目。包括但不限於馬東、陳曉卿等名人,甚至嘉賓之外,節目還設置了百人點評團的環節,謝霆鋒對送餐員參與的那期尤為滿意。他的原話是:「一直希望可以有一個小使命,讓自己的想法和娛樂可以對社會有一丁點兒的貢獻。提醒大家關注那些被我們忽略掉的人。」 3年,他的廚藝當然增長了挺多。 「第1季做,我相信下面沒一個人相信是我煮的。第2季可能還不是時候。到了第3年,大家才覺得你是那麼認真,開始有好奇心。」在他這裡認真是應該的。 36歲的謝霆鋒仍然篤信只要認真,這個世界沒有不可能的事。 一次跟老爸散步,謝賢問他:「你怎麼腦子裡面可以想那麼多東西?」他大談人腦潛能,「天才也只不過才開發了14%,我們有很大的空間。我相信只要很想很想一個事情,就一定會實現。」謝賢問他想飛能飛嗎,「我說因為我就是不夠想,我現在就是不想飛啊。」這場談話以謝賢不再發聲告終。很久之後,面對記者的時候謝霆鋒還會再講這件事,然後強調,他確實是相信這麼一回事的。 謝霆鋒有著非常著名的脾氣。從他16歲開始,這種大發雷霆獅子吼的時刻被霍汶希見證過無數次。她已經很能理解他發火的原因,大多數時候,這些原因可以大致被歸結為:「他是處女座,說得出來就要做得到。每件事也要追求完美,所以對別人要求很高。」 幾年前和范冰冰一起錄鋒味,由於巴黎四季酒店米其林餐廳的廚師下班了,不允許外人再繼續借用後廚,謝霆鋒沒辦法將甜品煮完,為此大發了一頓脾氣。有時,團隊即使用盡全力還是無法避免出現不能控制的情況。謝霆鋒的怒火大多來源於此。生過氣了,怒火也會隨之消散。 真正對他打擊很大的一次發火是因《決戰食神》而起。那次他氣到咆哮,大聲尖叫著想要把自己的情緒發洩出去。好在當時在場的都是自己人,導演葉偉民從《十月圍城》合作開始相識,團隊裡的工作人員也跟他認識了很久。 「所以我們都很明白他認真的態度,但他尖叫我們也很心疼。」霍汶希說。 在電影的策劃之初,謝霆鋒想把它做成4D版本。他希望每一道菜出現的時候,電影院裡的觀眾也都可以聞到它的味道。一場戲裡,葛優放了一個屁:「突然間師傅放了一個屁,我也要觀眾聞到。」 出於這個創意,整部電影在拍攝時從鏡頭運用到劇情呈現當中都有對味道特效的考慮。設計甚至精細到連香氣要走到觀眾的鼻子的時間都被精準計算在內。 這是一個付出過多卻最終流產的想法。雖然他為之投入金錢,投入了熱情和時間,投入了一毫一厘的精心設計,甚至投入情感。 劇組到美國找來執行團隊,也一輪一輪溝通過多家影院。等到最後的兩次現場實驗,卻發現出來的味道實在不行。 「實在是沒有那個食慾」,這是霍汶希的全部感受。技術確實不夠成熟,可供選擇的味道有限。 決定把味道的創意去掉的時候,謝霆鋒終於發了那場十足的脾氣。甚至要到很久以後他都沒辦法描述出自己當時的那種失落。 但是你問這幾年來他有什麼改變嗎,至少霍汶希看到了。電影特效失敗,他學會了要接受一些自己無法改變的現實;做菜的過程和節目的錄製讓他更耐心也更開心:「之前開心不開心都不會露出來給你看,也不喜歡跟人溝通。他小的時候是非常有情感的,但絕不顯露。他會哭,但不是在人前。現在的他溫暖多了,有時候也會問候你。」 幾年前那個跟高圓圓一起參加的記者會,謝霆鋒去點爆竹,很久都不響,然後又突然間爆炸。他保護著高圓圓離開,全程冷靜。霍汶希至今記得炮竹爆炸後的那片慌亂景象,只有謝霆鋒在慢慢地走,儘管兩隻手都已經被炸黑,絲毫看不出他的痛苦。那個過分堅強和稍許自閉的少年有時會讓她覺得有點恐怖。現在,他已經不是那樣的謝霆鋒了。 演過那麼多角色,謝霆鋒入戲時間最長的一個卻是廚師。在這之外,沒有一個角色可以讓他演足3年,並且完全沉浸其中的。謝霆鋒說現在廚房是他個人的修行地。 「一道菜35分鐘,一個燉菜可能是3個小時,最後一個煎的3分鐘。最後怎麼讓它們一起在7點半擺上桌?這是一個很講究的事情。好的主廚首先要能做好這樣的事情。真的找到這個忘我的境界,你會更清楚地認識自己。」 做菜帶給他的另一個重要收穫是和家人的關係。回顧幾年前的報導,還能看到狄波拉打給助手詢問兒子近況的情景。接受《南方人物周刊》的採訪,她說:「他說我要吃什麼,我花很長時間做了,又不敢問他,害怕他沒吃。再見他忍不住問了,他說,有嗎?我很失落。」 劉鎮偉也評價他:「做人不夠直接,太保護自己。以前回家都不講話,只打遊戲。」 做了幾年菜,謝霆鋒和家人的相處模式倒是完全改觀。從住校開始逐漸疏遠的家庭關係,又由做菜開始重新搭建起溝通的橋樑:「我開始跟我媽有東西說了。煮個什麼我能試一下嗎?或者我煮了什麼,爸你來嚐嚐。到現在我每次一回來他們都會衝過來,希望能吃到我的菜。」當然,現在吃什麼菜已經不是最重要的了,煮飯這件事已經變成了一個家人之間溝通和分享的平台。 2017年,《十二道鋒味》已經錄過了3季,即將在今年停播,以《鋒味》之名走向網綜。今年,謝霆鋒的日程還包括跟國際傳媒巨頭FOX合作推出國際版美食真人秀、和米其林星廚一起推出鋒味醬汁、鋒味曲奇已經經營將近2年,今年也將進入內地市場⋯⋯這些進展記錄了他在美食領域中的成就和作為。但拋開這一切,他是一位技藝日漸精湛的廚師、在廚房裡認真修行的普通人,以及會做菜給爸媽吃的兒子。 36歲的謝霆鋒,已經是世界音樂大獎亞洲最暢銷歌手、香港金像獎影帝,涉足商業,醉心廚藝,成為歷史上的第一任米其林之友。他年輕時活得太賣力,那些瘋狂和拼命好像總有種必須成功的緊迫感。幾年前劉鎮偉對他的另一個印象是:「有那麼多人看著他,他必須成功,為了父母、為了身邊人、為了粉絲,他壓力很大,一定要闖出一番事業。」 現在,這個年紀上,謝霆鋒對成功的渴求已經不再緊迫,其實他想要的夠簡單,也夠清楚:「現在才36,很快就46了。回頭一看,我靠!我過去30年做了什麼?我不想有這個後悔。」
男性風尚

50歲正好叛逆 張信哲主動追愛

張信哲參加中視《天籟之戰》,挑戰和素人飆歌競演,出道近30年,他音色鮮明,難再重製,但張信哲認為自己的情歌歌路,參加比賽很吃虧,「這樣才算跳脫舒適圈。」認為出戰素人是中年人的冒險,「人家說青春期叛逆一次,我認為,中年人才是有資格叛逆的階段。」   張信哲斯文的外表,加上溫柔嗓音, 完全符合「情歌王子」該有的形象,事實上,他心中有著衝突的三觀,分別是自己的人生觀、世界觀、愛情觀。張信哲今年50歲,坦言目前人生觀首重開心,「我知道自己的能力到哪裡,人會因為閱歷多,變得愈來愈小心,其實中年了更適合冒險,因為我們有基礎,理解風險掌控。」 「情歌王子」不僅是張信哲的音樂形象,也是跟了他快30年的甜蜜負擔。 對張信哲而言,開心就是要自由玩,「就像我參加《天籟之戰》,上這個節目擺明就是給我犯錯的機會,但對我而言,音樂上的風險完全可以掌控,當然要來挑戰一下。」相較於前幾年忙工作、忙巡迴,新的體驗讓他不禁呼籲每位歌手都應該來節目試試看。 張信哲認為歌手們都應該來挑戰節目《天籟之戰》。 曾想讀考古學系 接著張信哲聊到世界觀,原以為要分享自己的四國遊歷,但所謂世界觀,是他對台灣教育的看法,「台灣教育有點封閉。」音樂才子的求學階段並不順遂,「我國中升高中就重考,高中考大學還重考兩次,最差的是數學,有次才考9分。」他國中念教會學校,本來想直升高中部,但英文試卷沒翻面,背面全部空白就交了,讓他超級自責,重考後念了另一所美國教會學校,就把英文念得很不錯。 後來考大學,張信哲又再度碰壁,「我的第一志願是台大人類考古學系,個性就愛追根究底。」第1年未上榜,第2年也未能如願,於是他選讀台北基督學院,主修英國文學系,「那時候我才認知到,我爸媽總是能夠接受,當時也尊重我的選擇,我真的很幸運。」幸運的地方是,至今許多台灣父母仍不肯放手,讓小孩鑽研自己喜歡的項目,這是他曲折的求學生涯裡,最大的禮物。 再來是張信哲的愛情觀,他笑認年紀到了,變得愈來愈主動追求,虧自己剩沒太多時間蹉跎,之前才分了一個女友,他解釋:「在一起到後面發現觀念不合,溝通後仍沒有共識,就算沒離開對方,她也會慢慢感到無力。」張信哲坦承自己是標準的牡羊座男人,只要談感情就會有點像小孩子,「小孩的第6感很直接,你要真的很愛他,他才會全盤接受。」 總能完美詮釋情歌的張信哲,目前自己的愛情故事待機中。 撩妹功力不太OK 張信哲還承認過去設定30歲必須完婚,32歲生小孩,無奈光陰似箭,早已延遲再延遲,到現在不想強求,對未來對象沒有太多限制,心智年齡成熟即可,笑說自己「撩妹」功力真的不太OK。 張信哲(右)和歌手阿肯(Akon)在《我是歌手4》總決賽合作。 最後「情歌王子」透露自己一度不想再當「情歌王子」,張信哲很早就被冠上這個封號,過去想努力轉型,擺脫框架,未料這封號一跟跟了他快30年,於是心念一轉,想想一個歌手要有音樂上的形象是多困難的一件事,前幾年他不再拘泥於此,見過無數大風大浪、唱過悲歡離合的張信哲,淡然笑說:「我想我可以跟這稱號再和平共處好幾年。」 張信哲新歌〈遷徙〉MV拍的非常有意境。
男性風尚

小宇 與時間同在 享受當下

創作歌手、編曲家、音樂製作人、什麼音樂都聽的人,33歲 台北市2017年5月16日採訪。   小宇這次是讓我們等得有點久了,睽違5年,剪了一頭俐落清爽的髮型重回舞台唱歌給我們聽,他的娃娃臉始終保留一股「小宇同學」時期的青澀,不變的是,他那纖瘦身體所蘊藏的龐大音樂能量是任何事都無法阻擋的,高中時期因為近距離目睹學長樂團表演而打通對音樂渴望的任督二脈,始於音樂現場,也注定他一生都將誠於音樂現場,儘管當年踏入音樂圈先以幕後製作起家,但我想才氣縱橫的他註定是要站在舞台幕前的。 照他自己的說法,這次回歸就像是個「熟悉又陌生」的感覺,有很多熟人已不在這業界了,但卻又認識了新朋友,好像重新踏入這個圈子,有種一切都很新鮮的感覺,「像今天拍照,我覺得外套挺好看, 會特別留意一下、想去穿它,我以前是不會像今天這樣的。」簡單來說,他越來越享受在工作時的狀態。 其實,在上一張專輯《再一次》發表後,小宇隨即立刻寫好了6、7首預計放在下張專輯的歌,且多數都進入混音階段,然而因為唱片公司改組讓發片計畫暫緩,「我當時心裡真的是想說這些歌大概永遠都不會被發表了吧!頂多幸運點就是被其他歌手買走。」小宇告訴我,那段日子他非常感謝信(蘇見信)和A-Lin的陪伴,帶他去很多地方表演,透過演出來忘卻一些煩惱,當時適逢父親失憶症病情好轉,「就去當兵吧!去一個陌生而未知的環境沉澱一下。」他這麼形容。 軍旅生活總是規律,也沒什麼娛樂可言,相對來說就有很多機會靜下心來思考很多以前從未認真思考過的事,「我那時是真的已決定說退伍乾脆就專心走幕後製作就好了,我很感謝Summer姐(蕭敬騰經紀人)的那通電話,她就像天使一樣,讓我還有機會再次透過自己的作品來證明我自己。」像小宇這樣因為公司問題而使得發片受挫的歌手當然不少,但在沉寂那麼久之後,通常應該會先出個EP試水溫(遑論他的口袋歌單已有6、7條了),或是參加幾個矯情的歌唱評比節目來炒話題博掌聲,但小宇沒有,我們也很慶幸他並沒有這麼做,尤其做為一名全方位的音樂創作者,他很清楚他的天賦是什麼──就是再做出一張很屌的專輯就對了。 雖說此次回歸相隔有5年之久,但其實新專輯的製作時間大概不到1年,這是小宇主動向經紀人提出的要求,「我想要重寫專輯中的所有歌,包含我剛剛所說的那6、7首未公開作品都不是現在你在《同在》裡聽到的歌,1年的時間是真的很趕,但我也用盡全力,我很滿意這張專輯的整體感覺。」 他用了「滿意」兩個字,熟稔小宇性格的人都知道,他做音樂兩個原則:「記錄當下感受」和「永遠不滿意」。當年他debut的第一首主打叫〈沒有很會唱〉,然而究竟會不會唱不是重點,他講的是態度,小宇覺得,你一定要一直覺得自己沒有很會唱,才能不斷地從各個層面讓設法自己很會唱,然而歌聲和創作實力兩者都是小宇的武器,作為全方位創作歌手,小宇從來不曾去想過一首歌會不會受到多數聽眾喜愛?會不會大賣?「我一直希望流行音樂能有很多不同面貌與聲音在。」我想他做到了,這張《同在》超越以往他所強調的多元多變,更勝以往帶來前所未有的驚喜。 比方說開場同名曲〈同在〉,他本人表示:我的主旋律其實是唱得很芭樂的,「但是我故意弄了不像一般人認知裡的主副歌結構,我是有點刻意,但這些都是我當下的情緒。」在小宇招牌的優美旋律下,一些刻意為之的晦澀實驗感都成為真實情緒的揣摩或演繹,我特別對於專輯中的〈被愛妄想〉印象深刻,開頭的浪漫弦樂其實是虛晃一招,整首歌完整體現神經質的不安,「我不想讓聽眾一聽之下就猜到了這首歌的輪廓,所以我也把結構透過電子節拍弄得很破碎。」全輯充滿令人意想不到的反差感,然而這些「驚喜」都不會有種刻意為之的感受,反倒有種近乎電影節奏的起伏和轉折勾勒著聽眾,讓人更貼近歌手在創作時的當下心境,小宇非常紮實且大膽地交出了一張漂亮的成績單。「做音樂,是興趣也是工作,當然牽扯到工作就會有賺不賺錢的經營問題,不過我如果面對音樂時我就會無法去想那些事,我一直覺得音樂是種無法用言語形容的主觀意識,就好像某些人看電影會哭,有中就是中了。」 他最近去了趟日本輕井澤參加好友婚禮,「有天我早上醒來看到窗戶外的高爾夫球場,一對老夫妻在打球,我看了好久,泡一杯咖啡就這樣看了兩個多小時。」他覺得那裡的老人每一位看起來精神奕奕,好像隨時都要去遠足一般,「生命其實就是一個圓,我們出生時是小孩;變老時也是個小孩。」小宇覺得,當兵的沉澱讓他思考很多事,他漸漸能夠體會與時間同在的感覺,彷彿融入地球時間洪流的推進,整個人也隨之流動,「不要錯過每一個當下,因為到最後我們都會回到同樣的位置。人的一輩子有幾天?昨天,過去了不用想,明天嘛還沒來,所以我們只有今天。」
男性風尚

藍正龍 新世代的紳士

「紳士」這個形象,一直以來都可以說是男人的「標竿」,而成家、生子後的藍正龍,詮釋Prime Blue紳藍的新我紳士時代,似乎更愈發對味。   對藍正龍有深刻印象,該是從《雞排英雄》開始。早期常飾演性格強烈人物的他,私底下卻有些現代人常說的「淡定」形象,而且,話不多;現在成家生子後的藍正龍,愈發成熟也更添親和,說他是一個新世代的「紳士」,也貼近他現在的形象。 這一次藍正龍與Prime Blue紳藍合作,詮釋「新我紳士時代」的樣貌,提到對「新我紳士」的想法,他說:「新世代的紳士,是懂得享受日常生活,與從細節中感受美好的人。」「透過些許酒精的洗禮,解除疲憊、身心放鬆,在人與人相處上更open mind,更容易分享與感受。」在品飲的過程中,與其說是在體驗威士忌微妙的層次與風味,同時也更在細膩感受人生各種風景的美好,這是藍正龍第一次代言威士忌的深刻想法,也是「新我紳士時代」的一種展現。 問起他第一次與Prime Blue紳藍的「接觸經驗」,藍正龍回憶第一次喝到Prime Blue紳藍,是在私人朋友的聚會上,其中有一個朋友帶來Prime Blue紳藍,第一眼看到它的時候,就覺得外觀時尚感十足,尤其是對獨特的六角瓶設計印象深刻;加上順口有質感的風味,喝下去後口齒留香,他對Prime Blue紳藍的第一印象是一款感覺很「舒服的威士忌」。他說,Prime Blue紳藍很符合他心目中的紳士形象,有「時尚現代感、帶點機智與幽默」,不管是調和威士忌的經典系列或純麥威士忌的特選系列,風味都相當醇熟平順,具有豐富的麥香,像個有深度、有故事的人,是很有「紳士風味」的品牌。 做了威士忌的代言人,藍正龍又怎麼品飲威士忌呢?他笑說:「沒有太多規矩,不管加水或加冰塊都可以,隨自己的喜好。去品飲每一口Prime Blue紳藍的香味,去享受寧靜的感覺,開心就好。」以前的他喝Prime Blue紳藍,多會在Bar裡喝,但自從有小孩之後,大部分會在家自己喝,或是邀請朋友到家裡邊敘舊邊喝。跟隨自己的風格,不隨波逐流,花時間在生活的一些小事情上,來體驗平凡的美好,如此的藍正龍,更紳士了⋯⋯
男性風尚

鳳小岳 晉升父親的優雅王子

距離上一次訪問鳳小岳,已經時隔快八個月,那時的他剛晉升成為父親,優雅的王子,手中頓時擁抱著的是襁褓中的小木耳,新的身份似乎沒有阻礙他朝自己的夢想邁進,而孩子就像是自己的倒影,能看見也能學習自己的不足。先成家而後立業,接演了新電影又擔任這次men'uno 20週年超模大賽的代言人,打破了男星結婚聲勢下滑的魔咒。當了爸爸,他心中依然還是個大男孩,但變的是,在這個大男孩的心裡,不羈當中增添了更多的成熟感。   流浪者之歌 再訪鳳小岳,剛好隔天是他的生日,與他閒聊打算怎麼樣渡過,他先是笑問:「真的是明天嗎?」經紀人與我們提醒他,隔天確實是他的生日,他才答道:「好像真的是明天耶,沒想到我的29歲就這樣過完了。我生日打算簡簡單單的過,跟家人吃個飯這樣就好了。」與我們談話,他顯得自在,不急不徐的坦吐,有著洗練的態度,像是知曉世事卻又把玩其中,讓人遺忘眼前這人,才即將要過29歲生日。而他這性格其來有自,生於藝術之家,受到的藝術薰陶自然勝過常人,母親為知名默劇團總監,自小隨母跑遍各地,習得各種文化,而這培養出了他獨到且具剖析的觀點。撇開藝術不講,光是流浪,就讓他顯得比一般人獨特,有人說鳳小岳很難懂,其實不然,那是因為他的天線,始終與一般人不同。 學表演做表演 學表演與做表演,這兩種形式,在他回台後徹底的感到不同,對於表演,他給了一個超然的見解「大家的心都是會跳舞的,但每個人都能跳的一樣嗎?」技巧與靈魂對表演來說是非常重要的,但這都是需要靠練習,而身為演員自然需要幫觀者找到一個共同的語言,來讓人了解究竟自己是在演什麼「而這正是我還在學習跟摸索的課題。」回顧過往,從第一部片《神的孩子》開始演起,再到《九降風》內有點痞痞壞壞的阿彥,其後的角色,無不讓所有人看到他在戲劇上的爆發力,好奇問了他,有沒有什麼角色是想回頭再詮釋一次的,只見他搖搖頭說:「演過的角色過了就過了,現在回去演,也不一定會比較好。」九降風的阿彥,算是另外一種樣貌的鳳小岳,他也說跟真實的自己相差不遠,他回憶起拍攝九降風時的點滴「那其實不光是一部電影,那是一種改變,學習鏡頭是什麼、學會聽導演說話、學會跟演員對話,最重要的是,怎麼在煩雜的環境當中找到專注。」那時的他也才高中畢業,超齡的演技卻已經獲得多方的讚賞。經過這麼多戲劇的洗禮,他現在看待表演,已經不像之前這般晦澀,對於表演的輪廓看得更清晰跟簡單了,不敢說演技爐火純青,但自覺比以前好許多「我不怕自己越演越匠氣,因為我本來就不喜歡太匠氣的演法,一部部戲接著演,慢慢找到屬於自己的表演方式。」 形而上形而下 演了這麼久,有沒有考慮想執導演筒,他笑說:「我覺得戲劇上還有很多可以發揮的空間(笑)。現在有開始嘗試寫劇本,從劇本開始了解製作的角度,但一步一步慢慢來,可能十年二十年後吧,不急!」他說除了跟著每部戲的導演拍戲學戲之外,也會看看母親的演出,從中吸取養分,我們看默劇,可能只能視出形而下,而在他眼裡,卻能看的出形而上的哲理「媽媽的表演其實很簡單,但要到那麼簡單的地方,其實要繞很多彎才會抵達。」表演如此,人生亦是如此。問了他母親怎麼樣看待自己的演出,他笑說:「她看我的表演都給我很籠統的意見(笑),因為我是他的兒子,所以她看的出來,我現在的生命是在什麼樣的狀態,大概也只能演到這樣了,看的出我的努力,所以會跟我講說你盡力了。」 自由的背後 走過青澀再到成為父親,對於愛情他顯得坦蕩,也毫不避諱,明星的花邊新聞,攤在陽光下給人審閱,他也只是一笑置之,說到底那也是自己的事。會這麼快結婚,甚至是先有後婚,一切都不在預料之內,他笑說:「真沒想過這麼早結婚,一切都順其自然,兩個人在一起,感覺對了的時候,什麼都對了。」喜歡聊哲學的他,回到家庭這個大哉問,他覺得「愛才是最重要的,但這個愛,又不光指的是愛情這麼單純。」見我們難懂,他用一種淺顯的方式告訴我們他對於「愛」宏觀的看法「其實只要你自己能夠自在,不要太在乎外界的觀感,放鬆了就容易活得快樂。」他說著,要把這個想法教導給小木耳,這讓我們想起他在臉書宣告婚訊時的其中一段話「所以,在愛中,真的還有太多要學習,而我也將在這永無止境的學習之路上,迎接 一階段的課程!」止無涯,學無涯,他的人生課題,正朝另一條路邁進,而這似乎也是再看到他,讓人感覺成熟的原因。六歲的他,看了李連杰的電影,覺得酷,沒想太多就央求著母親說要前往少林寺;大了一點,因為不想寫報告,出了國,念了戲劇學校而找到自己,他的出走,從來都不是因為太大的原因,世俗塵囂,捆不住他自由奔放的靈魂。愛好冒險,年紀越大越發現,對不同文化的認知,有了更深的體悟,不光是了解自己,也了解他人。問了他還想出走嗎?他搖搖頭「不了!太多事想要做了。」在他想做事情的背後,多了是成熟男人該有的責任。 我只是個平凡人 採訪後與鳳小岳聊了一下,發現在他俊美混血的外表下,有著一顆愛閱讀的心,無論是三毛、鹿橋、赫爾曼‧黑塞等等書籍他都越讀過,我們笑著問他是因為要精進中文嗎?他笑答:「也不全然是,但從不同文化上的認知,可以提升看世界的角度。我自己是很享受理解事情從無到有的過程,理解到一半會發現很多事情,是自己不懂還需要學習的。」問了他有沒有看過鹿橋《人子‧幽谷》這篇故事,他點點頭。我們就像故事內的小花一樣,因為選擇太多,迷失方向,他聽完後說著:「找方法拓展自己未知的領域,保持冒險的精神。自信的來源,是你必須去接受自己是害怕的,你才會一直走下去。」我們看著他,猶如醍醐灌頂,只見他說:「我跟你們一樣,只是個平凡人。」他笑著,這一刻我們才懂,他就像一本書一般,厚實書寫密密麻麻,不難懂,只是需要你去細細閱讀跟品味。
男性風尚

花樣視帝李鍾碩─珍惜每個演出機會

韓流持續強勢,在音樂領域上,一隊又一隊K-Pop組合輪流進軍全球市場,而戲劇方面亦不遑多讓,幾乎每有新的劇集播出,都定必風靡一眾劇迷,成為當下的熱門話題,其中的經典劇情甚至會被爭相仿傚。而在眾多韓劇男星之中,近期最備受談論的,無疑當屬剛於2016年年尾在「MB C演技大賞」中勇奪桂冠的李鍾碩。   把握每個機會 為了這個演員夢,李鍾碩在模特兒工作發展得平步青雲時毅然離開,以一個新人的姿態在演藝圈重新出發,並走進韓國建國大學的藝術文化學院藝術學部,專業認真地學習起演戲來。雖然現在已經躍升為視帝級的一線演員,但李鍾碩依然竭力爭取並把握每一個演出機會,在《馬鈴薯星2013QR3》中客串飾演一位超能力少年,在《舉重妖精金福珠》中特別出演炸雞店的客人,無論戲份多少,都認真盡力去應付每一次演出。「無論是什麼樣的戲劇和角色也好,都與現在坐在你面前、真實的李鍾碩很不一樣,所以每一齣劇、每一場戲、甚至每一秒鏡頭,於我而言都是磨練演技的好機會,都值得我去好好珍惜。而且即使現在大家都對我的演出時有讚賞,但每一次我都總覺得自己仍有非常多的改進空間,希望可以在下一場戲甚或下一齣劇做得更好,尤其在開拍新劇時,我更想能否突破以往的框架,讓觀眾看到跟之前不一樣的李鍾碩,而這種不停的自我挑戰,亦是演戲能令我如斯迷醉的最大原因。」 而說到從影自今遇到的最大挑戰,李鍾碩則說是在《異鄉人醫生》中飾演生於南韓卻在北韓長大的天才醫生朴勛,「這齣劇可算是我在至今的演藝生涯中,投放了最大努力的一齣,當時為了演好這齣劇,我可以說是使盡洪荒之力,那時我甚至覺得,自己以後應該再沒能力可以演到這個程度了。」在韓國演藝圈中,外表俊俏帥氣而且極具實力的大有人在,能在芸芸眾人中突圍而出,相信謙厚有禮的性格,便是李鍾碩的最大武器。 人生勝利組 在我們身邊好像總有這麼一個人,不但外表長得好看,更是無論做甚麼都非常順利似的,而在不少觀眾眼中,相信李鍾碩便是其中一個。16歲時在街上被星探發掘而成為模特兒,出道初年就登上了首爾時裝周的舞台,其後亦經常亮相各大時裝Show舞台,並贏過不少模特兒獎項,是韓國時裝界最受寵愛的模特兒之一。至2010年轉投演藝圈,以律政劇《檢察官公主》出道,同年更憑藉在《秘密花園》中飾演音樂人韓泰善的精湛演出,迅速得到賞識,開始飾演戲份重的角色,並俘虜了不少劇迷歡心。而在2012年年尾播出的《2013 高校風雲》,更令李鍾碩人氣大升,在劇裡演活主角之一的高南舜,還為他贏得首個演員獎項 ─ 「KBS演技大賞」的男子新人獎,亦奠下了他在往後的劇集中的男主角地位。 《聽見你的聲音》、《異鄉人醫生》、《愛上皮諾丘》、《W》......一齣又一齣的劇集,將李鍾碩推上了演藝事業中的一個又一個高峰,不但爬上了韓國演藝界的一線階級,更是頒獎典禮上的常客,甚至於去年年尾憑藉《W》中的姜哲一角,在「MBC演技大賞」中勇奪最高榮譽的大賞。由當模特兒開始,到現在於演藝圈打滾,李鍾碩的事業看似是一帆風順似的,但在觀眾看不見的背後,是他對於演戲的堅持和努力。「對我來說,由模特兒轉型當演員絕對不是個偶然,因為演戲其實是我自小以來最大的夢想,而我一直都為此去努力作準備。雖然這條路看起來走得有點轉折,但當模特兒的經驗無可否認地對我現在的演員工作有一定幫助。當然在電影或電視劇所需要的演技要複雜不少,不過無論雜誌抑或廣告拍攝都需要一定的演技成分,而且這些也是當演員時不可避免的重要工作。」
男性風尚

吳建豪的不羈哲學

台灣F4偶像團體16年前在亞洲引起過一陣旋風,如今4人各自擁有一片天,而吳建豪算是當中最活躍的一位,他努力丟偶包,持續編舞、音樂、電影與電視上有令人耳目一新的表現,甚至還在中國實境秀裡學奧運跳水,竟然又拿了亞軍,而新專輯《音樂不羈》更是主打很潮的Funky加Rap,然後又在Legacy與黃大煒唱Live Band,甚至開始要組團了。吳建豪感覺愈活愈年輕了,而這些種種的嘗試,正是他想要的好玩人生!   「我真的不是偶像,也從來不想當偶像,我的個性是非常的不羈的!」吳建豪正經地強調。如果沒有經歷過完整的採訪,很容易讓人以為是為了新專輯《#MWHYB音樂不羈》,以及首支單曲〈Booie不羈〉的行銷說法。 光是向Motwon音樂致敬的新專輯前幾波主打歌的曲風非常摩登又Funky,還結合了Rap,還有MV中非常潮的Streetwear打扮,配上時髦的舞步,真的很好看,整體感覺不像是一個39歲的男星表演。而我們的採訪是在髮型師幫他弄頭髮時,同步進行,將近一個小時的採訪結束了,頭髮還沒弄好。這不是偶像,是什麼? 但採訪完後開始拍照時,真的震撼到我們了。設定的拍攝主題是Playful(好玩),過往拍攝明星,甚至很厲害的模特兒,我們能期待的就是Pose擺得很厲害,但沒想到吳建豪很愛玩,玩得超瘋狂、超專業。在攝影師鏡頭面前,他抓著充氣鯊魚玩具時齜牙咧嘴數要征服對方一般,攝影師調整燈光時,吳建豪還騎著鯊魚表演,現場工作人員不禁哈哈大笑。接著拍跟小孩玩耍的樣子,他為了製造戲劇效果,竟要小朋友拿球砸他,感覺那10分鐘玩得樂此不疲,頭髮亂了又滿身大汗,連攝影師都看不下去,想換別種方式,吳建豪還是要拍,「既然拍了就要拍到位。」至於空中劈腿鬥恐龍,他凌空跳起數十次,扮演恐龍的同仁都覺得腳痠了,吳建豪怡然不急不緩,頂多擺著馬步拉拉筋又繼續跳。 好吧,我們同意吳建豪真的不是個偶像,但他又何必那麼在意?「當偶像代表要被有很多規則綁住,就像很多人會說基督徒只能怎樣,不能怎樣,但我只想做我喜歡做的事,不想被定型!」吳建豪指著自己的頭髮解釋。 15年前拍完《流星花園》,經紀公司就要求他維持飄逸的長髮,香港導演李仁港找他拍《少年阿虎》時想動他的頭髮,但經紀公司非常猶豫,他抓著這個機會就讓導演決定要怎麼剪。「我就喜歡嘗試不一樣的東西,這也是為什麼我的髮型多年來一直在變,如果可以變,我就變!」 吳建豪說自己一直希望在演藝生涯上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完全不想被定型,所以他甚至叛逆地客串電影《變身》中一個醜得不能再醜的角色。「大家很容易把偶像與實力派分得清清楚楚,我不是偶像,因為我內在有很多想法可以跟大家分享。不要再幫我設定我該是怎樣的一個藝人!」 在最新專輯《音樂不羈》中,吳建豪算是做了最接近自己想要的音樂,在前一家唱片公司時,他總感覺有隻手叫做「市場」,要他做符合社會流行的音樂,而現在這個音樂最能反映他的喜好。「我的音樂就是不羈,這也是我的個性,這兩個字代表著自由、舒服與隨興!」 這張專輯的曲風也是吳建豪最熟悉的。「我從小就開始練舞了,在那個年代,跳舞聽的不是電子音樂,是James Brown、Prince或Michael Jackson,這些歌手都存在於Boogie裡。」吳建豪表示,甚至連前一陣子他在社群網路上非常轟動的街頭快閃機械舞裡,他臉上戴的頭盔都是相關的,「以前聽Michael Jackson時,看他在MV裡帶著狼人面具,或最後變成機械人,我就在想,我也需要一個這樣的東西。」吳建豪後來在Instagram上找到一個做頭盔的高手,相談甚歡中,他就開出了「同時具有金色與銀色,然後又有代表他的V字Logo」,對方就這樣做出來了。 仔細一看那頭盔,感覺像是80年代很紅的金剛戰士(今年被改編上大螢幕),吳建豪說自己從小就開始收集公仔,說著說著又忍不住點開手機讓我們看他新歌〈玻璃屋〉MV(4月才會上檔),裡面有個穿著軍風夾克、貌似吳建豪的公仔,跟著一群Be@rbrick、Kaws及Marvel公仔作戲,讓人驚訝台灣的停格 式動畫的高水準。「我是在Instagram上看到這個叫Counater656的Studio,拿七龍珠跟鋼鐵人對打,覺得太好玩了,連絡上後覺得很有搞頭,所以我就帶了兩大袋自己的公仔開車下台中找他們,最後結果太酷了!」吳建豪非常熱情地跟我們介紹Counter656。 這首歌為什麼要命名為〈玻璃屋〉?「You Know,身為一個明星是沒有自己的隱私的,感覺就住在一個所有人都可以看進去的玻璃屋裡!」那為什麼吳建豪的公仔設定上穿的是軍風夾克?「因為跟媒體互動的關係,很像在打仗!當然不包括《GQ》啦!」聽了他這麼說,我們該慶幸沒有多問他的身世或婚姻狀況,畢竟有太多媒體都報過了。 這10年來,吳建豪經過很多風風雨雨,選擇成為一個受洗的基督徒是讓他心靈能夠從紛擾中獲得寧靜的方式,他手機上的一個APP每天都會傳一段聖經章節的經文,他就跟著禱告,每天至少40分鐘,他說自己現在很隨興地做自己,都是跟著上帝的意思走。 好萊塢電影中,許多關於基督教徒名人的故事都會形容他們一切的作為是「榮耀上帝」,照吳建豪的說法,他每次舞台有震撼人心的表演時,是他最接近上帝的時刻。「那種感覺是很忘我的,其實是我跟神互動的感覺,覺得是為他表演,這時候觀眾也可以感受到我表現出自己最好的一面!」他在講這句話的時候,臉上有些很獨特的光彩,非常喜悅又平和,然後又補了一句:「我從13歲時,就決定要跳舞跳得很強,沒想到到了現在這個年齡,還可以把跳舞當工作,我覺得這是上帝在照顧我!」 長時間跳舞、運動讓吳建豪身材一直保持很Slim,但脫掉外套又可以見識到手臂肌肉線條很飽滿。「其實我也可練很壯的,但就比較不上鏡頭,我很希望有人找我在電影裡演壯漢,這樣我就可以放膽練健身。」吳建豪說自己愛試不同的運動,有趣的又沒玩過的運動,都會想試一試,3年前他甚至參加中國江蘇衛視的名人跳水節目。「我為什麼會去跳水?特別是我有點懼高,但正因為我有恐懼,也會感覺有挑戰性,還有我平常跳街舞就會翻跟斗,也很想試試在空中翻跟斗是什麼感覺。」最後,在這個引起高收視率與話題的節目裡,吳建豪得了亞軍。或許因為喜歡運動,解釋了吳建豪本人讓人感覺像是20幾歲,而不是快40歲,但他強調,運動當然有幫助,心態也很重要,他又滑了滑手機讓我們看小野洋子講的話:「有人18歲就已經老了,有人90歲還很年輕,年齡只是一種概念,是人類創造的概念!」 現在的吳建豪是在他人生最燦爛的階段,不只出新專輯,去年在中國演的古裝劇叫好又叫座,接下來又要去中國拍戲。此外,頻頻與時尚品牌Coach合作,最近才拍了春夏形象片。更特別的是,他開始玩Band了,最近還跟黃大瑋一起唱Live Band。他一直都在玩樂器,小時候學鋼琴,進演藝圈後開始練吉他。「如果有機會讓我抱著吉他在舞台上表演,我絕不會放過。」他年輕就有玩Band的念頭,但畢竟要組成個樂團,要養成默契,需要非常長的時間養成,而他最類似的經驗是前幾年在日本巡迴演唱時,有機會跟樂團合作。 「我信了上帝後,就知道要順其自然,時間到了就會發生。」果然,吳建豪近來認識一群想組Band的樂手,他特別享受5人練習狀態很好時的那種隨興作樂,就像他們最近在練〈Billie Jean〉的Remix時,感覺是沒有了自我,自由放鬆的感覺。「大家雖然都順著節奏,追著音樂跑,但每個人認定的結尾點都一樣,大家都各彈各的,互相飆高音,太好玩了! 「好玩」這件事也出現在吳建豪穿衣態度上,他可能是台灣最懂得時尚衣著的男星,就像這次的拍攝,他提出的第一個條件就是要自己搭衣服,不喜歡穿Total Look,非常有自己的想法。最有趣的是,他參加中國跳水節目時,一般名人都穿三角泳褲,只有吳建豪穿及膝泳褲,許多觀眾反映給電視台,製作單位也希望他多露一點好身材,但他斷然拒絕:「我在美國長大的,高中時我們游泳都是這樣穿的,反而會嘲笑穿Speedo泳褲的人,更重要的是,我也比較害羞,不想在大庭廣眾下穿像內衣的服裝。」吳建豪很靦腆地解釋。 拍照當天,吳建豪從頭到腳的配件令人眼花撩亂,很多都是他自己DIY完成的,有一半以上都是歐洲跳蚤市場或日本Vintage店買的,再結合某些戴很久的Chrome Hearts、Dolce & Gabbana、Cartier或Goro's的各式配件。 「我不是那種會全身戴滿Goro's或Chrome Hearts飾品的人,感覺好像只是讓人覺得很有錢或地位,可以買全身的Goro's,但這也沒什麼錯,只是我覺得穿著是一種自我表達,甚至是個性的延伸。」吳建豪還是堅持他那套「不羈」哲學。不論是「好玩」或「不羈」,甚至「隨興」,這些特性的確都可以套用在吳建豪身上,透過他的言談,還有拍照時的態度,我們才了解這些特質對他來說只是一種結果的呈現,背後有眾多他在專業上與心態上兢兢業業的努力,而不是隨隨便便就能表現出來的。一如一件Gucci的唐老鴨外套,或是一部Tim Burton的電影,都有其幽默又好玩的特質,但創作背後累積的學問可深了,吳建豪也是如此。
顯示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