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來源: 音響論壇電子雜誌 發表日期:

逆向思考 破解音響根本難題

DDS數位直通的優點之一,是大幅縮短類比訊號路徑,將雜訊干擾與串音失真降到最低。原本我以為這只是理論,沒想到Q-18的聲音表現真的證明理論不假。那種極度透明、毫無雜質的聲音,是我以往所幾乎不曾體驗過的。
 

才能推出真正跳脫傳統框架限制的產品。谷津新推出的Q系列,就是完全顛覆傳統音響運作架構的創新產物。本刊已經先評論過Q-v數位前級與Q-23後級,這回輪到Q-18後級送來評測,我說什麼也要搶下這份工作,才能找機會向張先生討教學習。我很珍惜這樣的機會,因為每次與張先生對談,總是能帶給我許多音響觀念的啟發。

我們真的需要前級嗎?

直接切入重點,Q系列到底有何突破之處?仔細研究過張先生放在谷津官網上的技術白皮書之後,我認為張先生的思考重點在於,前級到底有沒有存在的必要?

讓我們先了解擴大機為什麼要具備前級功能?這要從音響發展的源頭開始說起,在類比訊源時代,訊源的種類包括黑膠唱盤、盤帶、卡帶、匣式磁帶等等,每一種訊源的訊號大小、等化曲線都不相同,所以擴大機必須先行處理,將不同來的類比訊號放大到相同的訊號強度與頻率響應,再加上訊號切換與音量控制功能,這就是前級的由來。在那個年代,前級絕對有其存在的必要。

進入1980年代,CD迅速成為主流音樂載體之後,情況有了改變。根據CD的「紅皮書」規範,CD唱盤具備規格一致的2V高電平輸出,訊號強度已經大到足以直入後級,前級放大其實已經不再需要,但是事實上呢?進入CD時代,我們依然延續著類比時代的前、後級擴大機架構,訊號輸入前級之後,先經過音量衰減,再進行前級10倍放大;進入後級之後,還要再經過30到60倍的放大,換句話說,前級與後級串接後的整體放大倍率大概是300到600倍。這個多級放大的架構不但放大了音樂訊號,也把每一級放大所產生的雜訊與失真全部放大。

外觀
立方體的箱體比例並不是標新立異,而是追求最短訊號路徑的成果。箱體結構像是磚塊一般紮實而沈重。

突破性的DDS數位直通

很顯然的,上述作法有許多值得檢討之處:第一,CD輸出的2V訊號如果直接輸入後級,那麼放大倍率其實只需要15到35倍就足夠了,失真與噪訊將會大幅降低。第二,CD輸出的珍貴類比訊號理應被盡可能的保留,但是在前級中竟然反而被音量控制所衰減。第三,在傳統前級中,除了放大線路會產生噪訊與失真,音量控制器也是主要污染來源。一般常見的碳膜音量衰減器其實誤差極大,不但左右聲道的音量很難一致,而且還有串音問題,小音量時的誤差尤其顯著。採用級進式音控器或許可以降低誤差,但是調整的段數有限,而且成本非常昂貴。

既然前述架構問題多多,為何前級依然存在呢?原因很簡單,因為我們還是需要音量控制啊!所幸,進入數位流時代,情況終於出現轉機。此時電腦與智慧手機成為播放音樂的主要訊源,這些裝置通常具備數位運算的音量控制功能,如果音量控制可以在數位領域先行完成,那麼DAC與後級功率放大之間,就不再需要卡著一個不完美的類比音量控制器,理想的DAC直入後級也就得以實現。這種有別於傳統的音樂訊號處理與放大方式,也就是Q系列所強調的DDS(Direct Digital System)「數位直通」概念:數位訊號一路到底,直到最後才轉換為類比訊號進行功率放大,進而驅動喇叭。

背板
只支援數位輸入,不接受類比輸入。兩個同軸數位輸出可以串接Q-18或Q-23使用。

最短類比訊號路徑

「數位直通」有什麼優點?第一,數位訊號的處理與傳輸可以輕易隔離接地,完全排除接地雜訊干擾。第二,在數位狀態下,左、右聲道的訊號可以完全獨立處理,串音干擾的問題也不復存在。第三,與數位訊號相較,類比訊號更為脆弱而易於受到雜訊干擾,將音量控制轉移到數位領域處理,類比訊號路徑得以大幅縮短,進一步降低雜訊干擾的機會。關於最後這點,Q系列執行的非常徹底。要怎麼樣才能將類比訊號的路徑縮到最短呢?第一是將DAC與功率放大線路合為一體,如此一來DAC輸出的類比訊號就能以最短路徑輸入後級放大。第二是盡可能的縮短後級與喇叭的距離,降低喇叭線對於音樂訊號的干擾。Q-23是單聲道後級,可以放在喇叭旁邊,將喇叭線縮到最短。Q-18雖然是兩聲道後級,但是也能切換為單聲道狀態,同時使用兩部Q-18分別驅動左、右聲道喇叭。

值得一提的是,Q-18的單聲道驅動模式非常特別,它不是將兩聲道橋接為單聲道輸出,而是利用內建DAC可以切換為只處理一個聲道的特性,讓一部Q-18的兩聲道都輸出右聲道訊號,另一部Q-18的兩聲道都輸出左聲道訊號,此時左聲道的Q-18可以Bi-amp驅動左聲道喇叭(一組喇叭輸出驅動高音,另一組喇叭輸出驅動低音),右聲道以此類推,構成獨特的「單聲道Bi-amp」接法。因為不是橋接單聲道輸出,所以Q-18在單聲道狀態下,輸出功率並不會提升,但是這種單聲道Bi-amp仍有許多優點:第一,兩部Q-18分別處理左、右聲道訊號,可以將串音干擾降到最低。第二,單聲道使用方式,可以將喇叭線縮到最短,降低喇叭線的負面影響。第三,Bi-amp分別驅動高音與低音單體,可以降低反電動勢造成單體間並聯的影響。第四,Bi-amp驅動還可以降低單體之間阻抗頻率變化的相互影響。

小小箱體蘊藏驚人驅動力

Q-18跟Q-23一樣可以當做單聲道使用,兩部Q-18的價格甚至也與Q-23一樣,兩者到底有何差別?答案是單聲道架構的Q-23是平衡放大線路,接地干擾更低,驅動力更強;立體聲架構的Q-18則是單端放大線路,預算有限的話可以先買一部,預留了日後再買一部,升級為單聲道Bi-amp的空間。

試聽過程中,我實際比較了用一部Q-18與兩部Q-18進行單聲道Bi-amp的差異,後者的控制力與穩定感的確更好一些。但是只用一部Q-18,驅動力就已經超乎想像的優異,即使驅動體積不小的Marten Django XL落地喇叭,也能推得虎虎生風、輕鬆自在。請不要以為Q-18體積不大,就誤以為它的驅動力有限,它的「立方體」造型其實是為了追求最短路徑而設計,在這種架構下,變壓器、濾波電容與功率晶體之間的距離可以縮到最短、電能傳遞的速度最快、耗損最低、效率最高,難怪驅動力可以超乎箱體尺寸限制。

數位線路含金量超高

話題拉回「音量控制」,將類比音量改為數位音控,所有問題就都迎刃而解了嗎?並非如此。許多音響迷對數位運算的音量控制非常「感冒」,認為這種方式會損失數位訊號的解析度,小音量下的失真尤其嚴重。張先生也不否認這個問題,一般音樂播放軟體在播放16 bit音樂訊號時,因為動態範圍有限,所以數位音控的確不夠完美。因為如此,所以他另外開發了Q-v數位前級,利用ASRC非同步取樣頻率轉換技術,將數位訊號升頻為32/384,動態範圍超過190dB(不是吹牛,谷津曾用最精密的AP測試過),在這種狀態下,數位音控的損失就能降低到可以忽略的地步。

Q系列所運用的數位處理技術,其實是整體設計的最大亮點。張先生雖然是類比工程師,但是幕後研發團隊卻有一群精通數位的高手跨刀,專精項目包括PLL、SRC、Clock時鐘線路、數位濾波等等領域。台灣的高科技產業本來就人才濟濟,只是懂Hi End音響需求的不多,這些高手與張先生合作,希望能在音響領域開拓市場,Q系列就是雙方合作的研發成果。你知道嗎?Q系列的SPDIF之所以可以傳輸32/384高解析檔案,動態範圍超過190dB,就是這群專家的研發成果。你知道嗎?Q系列使用的ASRC晶片竟然是量身打造的製品,就連Chord的數位專家Robert Watt也辦不到,只好用FPGA自己搭建。你知道嗎?Q系列的數位濾波技術也是量身開發,這是影響數位訊源聲音表現的關鍵,放眼全球Hi End音響界,具備這項能力的恐怕不超過五家。看到這裡,內行的玩家應該已經知道Q系列的技術含金量有多高!

透明,真的超透明!

最後我要用有限的篇幅,強調Q-18四個最主要的聲音特質:第一,或許是數位直通大幅降低了雜訊與串音干擾,Q-18的音質真的非常純淨透明,音樂背景彷彿真空無塵狀態,卻不會過於理性冷感,聽鐃鈸敲擊,那極淨、極純、極度鮮明的金屬敲擊質感,呈現出非常強烈的真實感。第二,它的聲音非常開放、非常輕鬆,音場定位極準。播放現場演奏錄音,細微殘響與空間感的營造尤其逼真,我認為這是相位失真極低的表現。第三,它的暫態反應極快,擊鼓收放俐落分明,活生感十足。第四,它的驅動力非常紮實,重點是適當音量下就表現得十分均衡。

一般電腦播放軟體的數位音控真的一無是處嗎?我發現解套辦法,只要將Q-18背後的三檔增益切到最適當的量感,就可以將電腦的數位音控盡可能維持在失真最小的全輸出狀態,而得到最適當的聆聽音壓,如此一來就可避免數位音控最小音量時的失真問題。

數位直通桃花源

Q系列的DDS並不是口號,而是真的實踐了最理想的音樂訊號處理與放大架構。Q-18的聲音表現,也證明DDS確實有效。它的數位技術含金量超高,超短路徑類比放大線路更是張先生研發三年的心血結晶,Q系列沒有類比輸入,剛接觸可能不太適應,但是實際聽過之後,相信你會和我一樣感到無比驚喜,原來DDS數位直通所引領我們前往的,是如此美妙的音樂桃花源。


完整內容請看音響論壇電子雜誌 第348期 9月號

音響論壇月刊每期內容從全球最新音響器材深入評論、音響調整技巧、最新音樂軟體導聆,到古典、爵士樂派、作...

前往購買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