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來源: 今周刊 發表日期:

最強網路指揮官 掌握全球3成流量

全球內容遞送網路始祖及龍頭阿卡邁,共同創辦人雷頓從學術象牙塔走出,使得網路普及成為可能,寫下了網路史中輝煌的一頁。
 

在網路的時代,速度貴比真金。但很少人知道,要在Airbnb訂到一個房間,或同步觀看巴西奧運直播、在KKBOX上聆聽音樂,若沒有內容遞送網路始祖阿卡邁(Akamai)遍布全球一百二十個國家、超過二十一萬個伺服器作為後盾,要在寥寥數秒內快速開啟網頁,宛如不可能的任務。

把網站想像成熱門景點,一般網路猶如被車潮癱瘓的地方道路,內容遞送網路則是透過大規模的伺服器系統,計算出的高速公路,並且抵禦外來攻擊,節省電腦運算時間、網路流量及成本。

他走出舒適圈創業

「要讓技術發揮,必須自己來」而網路速度、資訊安全,這些當今網路產業的熱門題材都是阿卡邁的核心業務。從一九九八年以內容遞送網路演算法專利技術創業,阿卡邁執行長雷頓(FrankThomson Leighton)掌管全球網路超過三○%流量,每秒要處理超過三十TB(等同三千GB,約超過六千六百部電影的容量數據),服務覆蓋全球網路影音、金融科技、國防及媒體。每一季,阿卡邁發布的《網路現狀報告》,就是最具公信力的網路白皮書。

在遍布全球的網路之上運籌帷幄,雷頓的地位,宛如網路指揮官。他接受《今周刊》獨家專訪,談到近二十年前公司成立之初,「根本沒想過要從商!」阿卡邁的創業起源,要從網路之父提姆.伯納-李(Tim Berners –Lee)說起。九四年,伯納李在美國麻省理工學院(MIT)發明了全球資訊網(WWW);一年後,當眾人還在歡慶網路時代的來臨,伯納-李提出先見之明:以當前網路集中化的架構,若太多人同時拜訪同個網站,網路「塞車」將無可避免。伯納-李的預言,很快傳到走廊另一端,給了當時同僚、麻省理工學院應用數學系教授雷頓一個靈感,他的電腦實驗室小組正在研究如何將演算法應用於網路。起初,雷頓和學生丹尼爾.李文(Daniel Lewin)帶著分散式運算技術參加校內的創業競賽。雖然最後慘輸,看準網路熱潮的創投卻循線找來。總是沉浸在數學模型和假說的雷頓,首次意識到,他們的技術在商業上確有可為,「但我們都是學者,」雷頓說,「當時只希望網路服務供應商可以技轉我們的技術,沒想過創業。」不過,技術移轉處處碰壁,網路業界沒人相信他們的演算法可以解決問題,甚至嗆他:「拜託回去你們的象牙塔!」雷頓說,「我們了解到,要讓這個技術發揮用處,必須自己來。」

九八年夏天出現了轉機。當派拉蒙影業要將美國著名科幻老牌影集《星艦迷航記》放上網路,他們得到在業界實戰練兵的機會。那時候幾乎所有MIT的師生都是《星艦》的影迷,派拉蒙寄來兩大箱道具,「學生全瘋了。」研究生日以繼夜,在數個星期內架構出網路系統,把《星艦》成功送上網路。這次經驗燃起了師生創業的火苗,大步踏出舒適圈。在網路產業大熱之際,阿卡邁於焉誕生。

蘋果是他們第一個投資人 賈伯斯來電,被以為是惡作劇

九九年,在《星際大戰》首部曲宣傳啟動當天,狂熱的影迷在三十秒內擠爆了所有預告片上架的網站,包括蘋果擁有獨家版權的影音網站QuickTime都當機,但是阿卡邁系統支援的媒體「今夜娛樂」網站卻正常運作。

當時,阿卡邁不只守住「今夜娛樂」,也替ESPN網站度過被稱作「三月瘋」的美國大學籃球聯賽(NCAA)季後賽,兩個案子創下二.五億次點擊,相當每秒三千次點擊,在當時是大事。「所有人都注意到,一個新創公司辦到了沒人能辦到的事情。」雷頓說。

蘋果的賈伯斯也注意到了。那一年的四月一日,團隊在辦公室寫著程式,總裁保羅.薩根(Paul Sagan)探出頭問:「好啦,是誰假扮成賈伯斯打電話來說想買下我們的公司?」這不是玩笑!賈伯斯本尊打來的電話,竟被薩根當成愚人節惡作劇掛掉。幸好,蘋果後來還是成為阿卡邁的第一個策略性投資人,雙方更合作發展影音軟體QuickTime的系統架構。

九九年十月,阿卡邁掛牌,成為那斯達克的一分子。二○○○年,公司一年打造九千萬美元營收,淨損卻逼近九億美元,股價竟一度飆上三百四十五美元,是網路股當紅炸子雞。正當公司似乎上了軌道,○一年九月十一日,雷頓的合夥人李文,搭上撞毀雙子星大廈的死亡班機。接下來的九月下旬,是這個新創團隊最崩潰的時候。除了要面對共同創辦人離去的哀戚,同時有世界各地的人急著上網尋求九一一相關資訊,駭客也虎視眈眈,政府和各大新聞網紛紛癱瘓,雷頓沉重地帶著員工搶救這一場網路災難。

有它交易更安全,一年幫電商守住7.6兆元——阿卡邁關鍵數字

從雲端到谷底又飛起 奧運、奧斯卡都找它 穩坐龍頭地位

更沉重的打擊還在後頭。千禧年,網路泡沫終於爆發,阿卡邁的客戶一個個破產,加上過去毫無節制的購併案反噬,○一年,每股虧損高達二十三.五九美元;○二年,股價跌至難堪的○.五六美元,公司幾乎裁掉了三分之二的員工,市值從最高點的三百多億暴跌到剩下七千八百萬美元。「那段時間,外界都覺得我們撐不下去了。」此後,經營團隊對用錢更為小心,往後的兩年,雷頓與團隊臥薪嘗膽,把心思放在提升技術。○四年他們不只爭取到首次奧運網路直播,也包下奧斯卡、美國職棒大聯盟及CNN總統大選報導,三千四百萬美元的淨利入袋,拿下全球一五%網路流量,站穩龍頭地位。

阿卡邁打下了基礎,如今產業百家爭鳴,Netflix、蘋果及臉書等媒體巨頭也紛紛開發自己的內容遞送網路,阿卡邁的老客戶亞馬遜更架設了內容遞送服務平台CloudFront,專吃中小企業市場。新科技如4K串流更被看好成為內容遞送網路的衣食父母,但美國市場調研機構Frost &Sullivan分析師Dan Rayburn指出,串流影音的利多不會一夕發酵,對內容遞送網路產業的成長影響既緩且穩。

阿卡邁也不斷與時俱進,像是去年發表的雲端服務「Bot Manager」,以雲端智慧程式自動偵測機器人程式,減低網站管理的人力負擔。一路走來,雷頓一直擔任公司首席科學家,直到一二年薩根退休,從創業之初就婉拒成為執行長的雷頓,終於接下大位。

問他,從一個與數學模型為伍的學者,到每天在商場打滾的執行長,有何差別?「我當然很喜歡教書⋯⋯,」雷頓一笑,「從學者到企業家,是學無止境的過程,但都是用科技解決重要問題。」他仍然保有學者的初心。在阿卡邁,每年都會舉辦公司內部的創業大賽,員工的提案可能在未來變成王牌產品。阿卡邁的員工還可匿名直接向雷頓提問,稱作「AskTom」計畫。

《連線》雜誌曾經將阿卡邁比喻為歷史上的航海術,讓人類得以穿越海洋,抵達彼岸。但雷頓不以此滿足,網路的未來比海洋更無邊無際。「產業還有太多的可能及挑戰。例如在尖峰時段觀看高畫質的影片,你以為這是大部分人的生活,但其實只有少部分人可以享受這樣的服務。加上萬物連網更顯出資安的重要,現今網路改變生活的劇烈程度前所未見!」從一個數學教授到握有全球三分之一網路流量的執行長,正如在阿卡邁創業時扮演重要角色的《星艦》,裡面有句名言:「勇敢踏足前人未至之境。」大膽創業,雷頓終究在網路史上記下了一筆。


完整內容請看【今周刊】NO1057 讓錢自動流進來

二月,《富比世》財富論壇揭示
每月穩賺收益才是王道!
最懂富人腦袋的它們說:現在是布局現金流的最佳時機...

前往購買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