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來源: 商業周刊 發表日期:

不進駐中國 他在宜蘭一樣大賺人民幣

打中國市場賺中國錢,一定要離開台灣,把基地搬到中國去嗎?對創意引晴執行長黃俊傑來說,答案:是,也不是。

黃俊傑做的是影片辨識,好比Google把全球網站的文字內容都標籤化,做成一個資料庫,方便搜尋,創意引晴把影片每一秒的畫面都標籤化,讓影片內容可以被搜尋、分類。這類技術Google和臉書也在做,但創意引晴專注於分析具有商業價值的內容,特別是影劇內容,其技術已可辨識出超過一萬張海內外明星臉、一萬種以上的品牌商品等七種視覺元素。它讓廣告商可以在影片主角喝飲料時,辨識出飲料品牌,從旁插播導購。

二○一四年底進軍中國,不到三年,中國五大影音網站中的騰訊視頻和樂視,以及搜狐影音,就用創意引晴的技術辨識影片,安插符合該影片情境的廣告。黃俊傑團隊曾在亞馬遜北京創業大賽上贏得冠軍,阿里巴巴和軟銀中國早期基金也看好投資。

幾乎所有營收都來自中國市場,但黃俊傑寧願一年花三分之一時間飛過去出差,甚至每天往返住家宜蘭和公司所在的台北。他說:「我也可以直接待在中國,但我還是比較喜歡台灣。」

對黃俊傑來說,選擇留台,更因為台灣曾經幫助他度過最艱難的草創期。做影像辨識技術,背後的關鍵正是近年來所有科技公司都重金壓寶的人工智慧,但它需要高階人才投入研發,投資甚鉅。

一家小新創公司,沒有名氣,更開不出高薪,如何做人工智慧?

「我必須老實說,政府的科技專案跟青創貸款幫了我們很多,大陸那邊的(優惠政策)我一個都沒有享受到。」黃俊傑說。

一支電話、一台電腦創業 台灣政府助他走過最苦草創期

他最初設立公司的資本額只有五萬元,憑一支電話和一台電腦就開始創業,靠接App和網站開發專案過活。想跟銀行借錢,卻因為做的是軟體網路,沒有廠房跟實體資產,處處碰壁。

直到申請政府補助獲得第一桶金之後,他才找到政大、清大和中研院合作,「否則我在台灣生存都很困難了,我怎麼有辦法每年花一、兩百萬去跟學校說,我們來做產學合作?我要怎麼去請Ph.D.(博士)?」他花了一年多和學界團隊開發出圖像系統的雛形,「如果那時候沒有那個粗略的系統的話,我們無法走到今天。」

但台灣市場太小,黃俊傑必須走出去。他曾花一年駐點新加坡,結果發現東南亞各國差異太大,難有成效,決定豪賭一把,前往幾乎每家台灣網路科技新創業者都碰壁、競爭最激烈的中國。這次,有天使投資人借錢,他也抵押房子貸款,帶著新台幣一千多萬,去北京闖蕩。

他要打交道的對象,是中國的互聯網巨頭,如百度、阿里巴巴、騰訊、小米,每家規模都大他千倍以上。一開始,他帶著技術去談,以為憑他在中國創業賽獲獎無數,應該可以長驅直入。

沒想到,中國企業談合作的方式卻讓他吃足苦頭。「很多大廠是不會付錢的,它會在你簽約那一天,跟你說我已經跟另外一家談好了,你要簽不簽隨便你,」他說,大企業憑著可幫他打知名度,就不願付錢買技術。

寧當兩岸空中飛人 因台灣氛圍比中國穩定,有利研發

打中國市場第一年,他就在輪流被各大公司潑冷水的情況下度過了,一無所獲。

後來,黃俊傑改從對方立場設想,直接帶著廣告主的訂單上門談。這下子,情勢完全逆轉。「我跟他們講說我有訂單了,一百萬,你要接不接,你不接,我就去找別人。」他笑說。

目前資本額近新台幣四千萬的創意引晴,年營收約人民幣三千萬元,預計明年可損益兩平。為分散風險,黃俊傑也計畫進軍其他市場,但研發中心還是要設在台灣,因為台灣整體氛圍較中國穩定,有利於研發。

但這樣做的代價就是,幾乎每個星期都得當空中飛人往返兩岸,他坦言決策速度因此沒那麼快,「老實說,我也在尋求另一種方法,體力上也很辛苦。」

想賺中國錢,不能不了解中國,創意引晴選擇留在台灣,呼吸研發的自由空氣,抓取中國大市場的機會。它的故事告訴我們,只要技術、創意夠精進,在台灣,照樣能賺到中國錢。


完整內容請看商業周刊 第1552期 中國買台青越玩越大

政策紅利真的很補嗎?
補助最少的戰場,成功者卻最多,為什麼?
12省市
53個台青創業基地優惠全揭露

前往購買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回頂端══